Orbit

浏览人次: 907

独行在边境 廖芸婕旅行摸索自我本质

※本文引自政大校园新闻 2013.09.21〈独行在边境 廖芸婕旅行摸索自我本质〉

 【校讯实习记者章凯闳报导】「事情不能只看表面,若是往背后去挖,可能挖到更深层的东西。」新闻系校友廖芸婕,利用一年时间,独行欧亚超过十个国家,摸索自我本质,最近完成着作《独行在边境》。

 2009年毕业后,进入《苹果日报》担任记者,主跑财经路线让她接触到政商名流。然而,随着年纪增长,周遭话题渐渐围绕买房、车贷、婚姻、小孩…,廖芸婕发现自己形同快速制稿机器,离自己所在意的梦想越来越远。

 一直把「旅行」视为25岁的承诺,廖芸婕知道再晚一点,会放不下工作、家人、感情,于是毅然辞了工作,决定带着25万元存款,壮游欧亚一年,揹着背包离开熟悉的海岛。

 「这是放空,不带任务的旅行。」经过两个多月准备,廖芸婕决定前往资讯较不发达,网络旅游书也较少介绍的国家,试着深入当地,探索各国最原始的样貌。「我一直都很在意土地、人文的议题。」他前进东南亚各国、西藏、尼泊尔、印度、东欧巴尔干半岛、蒙古、新疆,揹着近三十公斤行李,用心见识这个世界。

 「旅行不同于旅游,我在意当地人的生活、家庭、文化。」在《独行在边境》一书中,廖芸婕细细纪录着与当地人的互动、故事,领读者体会异境的冲突与矛盾。「我不是写一本教人旅游的书。」借由《独行在边境》,他将内心的反思、反动化成文字,探讨异国的社会议题、人文省思及反观台湾的视角。

 「老挝警察很黑,报案要钱,办案要钱,结案也要钱。」廖芸婕在《独行在边境》中,带领读者感受异地实况。「当我拿起药膏、试着捲起裙䙓擦脚上的伤口,就会感觉一双双眼睛看过来。」犯罪猖獗、交通事物层出不穷,时不时的毛手毛脚,都需要拿出真正的坚强、勇气,克服心理上的障碍。

 「一个国家穷了这么久,人民发现有大量收入(观光财)的窗口,就无所不用其极留住钱。」谈到较落后国家的诈骗、乞讨行为,廖芸婕发现,当地人没钱供孩子念书,看准外国人对小孩子的怜悯心,导致儿童从小就必须为上街讨钱的恶性循环。

 「英文菜单(供观光客)和泰文菜单(供本地人)价格都不一样,」明显哄抬价格导致外地人和本地人间的杀价往来层出不穷,不过,「其实很多事情是可以被打破的。」廖芸婕表示,了解当地实况后,「杀价」有时还成为与当地人互动的乐趣。在不同的文化底蕴下,更了解大环境,再看这些小偷小骗,就不会仅归咎「个人」问题,也更能以宽容的心态面对。

 比较台湾近年观光夜市剥削观光客的行为,廖芸婕表示,「这是非常羞耻(shameful)的行为」,她观察,外国人喜欢台湾就是因为台湾还没过度观光化,「观光真的对台湾全盘好吗?」、「观光财能让市井小民安居乐业吗?」观看许多国家诈取观光财行为及原因,书中故事也给予台湾读者反思角度。

 
「当地人说,我只是你众多外国朋友中的其中一个,但你却是我认识唯一的一个。」独行在不同国家,廖芸婕体会到「当地人」及「外地人」间异文化相互影响的奥妙,「当我好奇这国家异文化的神祕色彩,当地人看待外国异文化也是充满好奇心。」只是多数落后国家的居民,却大多因为钱而永远离不开「当地」。

 她说,《独行在边境》其实是为自己写的,要让自己在岁月流逝后,得以回味自己25岁的姿态,杀价的姿态、坚强的姿态。「不要模仿我,不要学习我,找到自己的方式,才会知道最在乎的是什么。」廖芸婕认为,旅行是件私密的事,认清自己追求的目标,挖掘内心的悸动,得到的成长不是可以随意言喻的。

 回想最后一趟飞机回台湾,「真的是热泪盈眶。我想回家,但却希望飞机飞慢一点。」她说,人很渺小,经历旅行后,才发现人与人间的纷争,仅是枝微末节的小事。朝向未来看,思索世界上重要的事、自己内心最渴望的事,才是最重要的。然而她也感叹,在台湾,旅行的代价可能就是辞职,那样的焦虑,会导致人失去作梦的勇气。

 「每个国家的主流文化,都有发现不到的东西,这些可能才是真正重要的。」走遍各地,现在的廖芸婕期待成为国际记者,挖掘国内外真正重要的事,为自己的信念奋斗。

 「很多事情你越不敢看,越要睁大眼睛看,才能看见背后的真相和温度。」秉持新闻人的批判能力及观察能力,廖芸婕以《独行在边境》让读者看见旅行带给她的成长,见证如今她已脱胎换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