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大学新闻学系

浏览人次: 4226

介于媒体人与政治人物之间 简馀晏期许成为社会改变者

※本文引自传播学院网站

 【传播学院赖彦融报导】现任台北市议员的简馀晏,毕业于政大新闻系,在既权威、又想反抗的年代中成长;不论身为记者、独立媒体人、政论节目主持人或是市议员,她渴望为弱势发声、为公共服务的心从来没变过。
 

This is an image期许靠一支笔,改变社会

 简馀晏就读政大时,报禁尚未解除,大一的她就确悉自己写的文章比讲话来得更有力,因此当大部分的同学选择未来性看好的广电组时,她坚定的选了编采组,并加入「写作会」训练对文字的驾驭能力。「当时的决定都是影响未来的关键,很感谢编采组给我的思考模式与训练。」简馀晏说。

 简馀晏认为当时政大的校风较保守,但有一些刚从国外进修回来的老师,如张锦华、郑瑞城、翁秀琪等教授,带给她很大的启蒙,传授的内容和传统的报业理论完全不同,让她在冲突与对立中激荡出新的想法,并了解追求社会公义的重要性。

 到了大三,报禁解除为简馀晏的人生开了一扇窗;这年,她到中国时报实习,实际见识、了解报社的运作方式。此时的她,人生理想开始建构──进入媒体。毕业后,简馀晏毛遂自荐,一举获得中国时报、自立晚报、自由时报的录取。当初在自传里的一句话,她至今仍然印象深刻:「期望能靠一支笔保护自己,改变社会!」

 简馀晏取得了人生的第一份工作。而且,她选择的是挑战性最大的──中国时报社会组。
 

站在社会底层,为民喉舌

 整整两年跑警察局、命案现场,这般的经验给简馀晏很大的冲击,也影响她看事情的角度──和社会底层站在一起,「我不会从既得利益者、政府或财团的角度去看事情。若当初是从财经记者训练起,今天我就不会成为一个好议员,因为我可能会从资本主义的角度去评断。」

 简馀晏的新闻人生丰富且多元,离开中国时报后,她陆续尝试平面、网络报、广播等媒材,也曾转换东家到东森、联合晚报等,简馀晏愿意接受新闻训练,「我对工作的投入是超乎想像的大,三个月上手,要求自己半年要有独家,到了一年左右我就会开始思考这份工作是否能再让我成长。」也是因为这样积极的态度,各种机会总是会找上简馀晏,让她在因缘际会下成为政论节目的来宾,甚至后来成为政论节目的主持人。

 简馀晏说,即使是上节目,她仍然维持写稿的习惯,并查好资料让自己的发言有所根据、保持中立。此时,已经是资深媒体人的她,感到新闻界的束缚越来越大,「曾经也想过当独立媒体人,但发现存活、自主的空间真的太小了。」


This is an image拒绝沦为傀儡,回到初衷

 简馀晏重新审视自己,回想大学时期的初衷,思考还能做什么样的角色,而不被扭曲,「越来越多的人想要介入、拉扯我的言论立场,我不想被人操纵,最后决定从政,回到为基层人民发声、服务的初衷。」

 
简馀晏认为记者和市议员虽然工作不同,但殊途同归,都是为民发声、指正不义。简馀晏认为,已经很少人能用报导促成改变,进而影响决策,但站在议员的位置,她可以更直接促成改变。她举例说,有天她发现城市夜空中的云缺乏层次,深感光害的严重性,进而提出了「光害防治法」,让城市中的繁星未来不致消褪熠光。

 
即使成为议员,简馀晏迄今仍然维持写部落格的习惯,分享并讨论市政议题与各种最新资讯。她说,即使忙于公务,「对于时事议题与资讯的更新,我一点也不落后。」她笑称已经罹患「资讯焦虑症」,无法一天不吸收新知,除了从书籍、杂志、电影中了解最新趋势,当记者所累积的大量人脉,让她每天可以从短信、电子信箱中获得上百封消息,不致漏掉最新的资讯。「17年记者的训练,已经让我成为专业的讯息接收、解码者。」简馀晏充满自信的说。


愿当薛西佛斯,追求公义

 简馀晏认为,人生中充满着偶然,当年她大学时期所做的每一个决定都成为日后发展的关键;她期许学弟妹跟随心中追求公义的声音,成为有想法、全面参与社会的年轻人,「公义的追求,就像希腊神话中推着巨石的薛西佛斯,即使成效有限,还是要日复一日地将它往上推。」

 简馀晏始终记得,当年她刚参选市议员时,曾在一次主持的新书发表会上,遇到从前在政大服务的教职人员,讚赏她现在的言谈表现与成就,让她十分开心。她衷心感谢政大给她的启发!


【小档案】简馀晏

  • 政大新闻系第50届
  • 台北市议员(中山大同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