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大学新闻学系

浏览人次: 2835

我要真正的人权 黄文雄自勉成为全职公民

※本文引自传播学院网站

 【校讯记者林惟铃报导】和周边房子相比,这一栋公寓的一楼铁门斑驳,不刻意对照门牌号码,可能很容易被忽视。在院内满墙爬藤植物环绕,屋内满桌满地的书报刊物堆中,穿着简单、年届古稀的老先生,精神抖擞地谈论民国94年由自己成功领导的反对全民指纹建档运动。

This is an image 
50年政大新闻系毕业的黄文雄,长年在海内外从事民主与人权运动,发已花白,他仍主张公民社会应该组织起来发挥力量。「活泼的公共参与,并发挥监督的功能非常重要」,经历过戒严高压统治气氛的黄文雄,竭尽心力要提醒大家,「人权难得易失,必须永远警惕!」

 
「我天生就是个捣蛋鬼!」89年纽约时报曾以半版专访这位人权斗士,黄文雄回忆小时候,因为常常调皮闹事,初中时先后转学唸了三所初级工业学校,让父母学校相当头疼。到了高中改读台中一中和新竹中学,开始接触《自由中国》,初获启迪,但真正在政治和社会意识上开窍,则是进大学之后。

 
「当时真的蛮受压抑的!」进入前身是中央政治学校的政大,民国40多年期间,党校意识还很浓重,学校教官严厉规范学生作为,学生刊物必须经过训导处审查,每周在四维堂还有固定周会。

 
当年学生必修宪法课,宪法上保障的基本人权和戒严时期现实常相矛盾,黄文雄常问老师宪法第二章「人民权利与义务」相关问题,老师会私下好心地警告他别问得太过分。

 
黄文雄说,当时向外国购书受到政府管控,管控书籍进口的人可能英文不好,只看到书名出现Mass(大众)这个字,就被禁止;另外像是与Socialist(社会主义者)相像的Sociology(社会学),或是与Communist(共产主义者)相似的community(社区)等,都因为字首相近而被扣。

 尽管大环境封闭,但大学时代结交的侨生朋友与当年的国际学舍的外国朋友,却影响他很深。黄文雄比较,当时这些侨外生,在政治思想上远比台湾学生成熟得多,透过他们,黄文雄借机看到许多国内看不到的人权民主书报,了解自己的不足,也发现外面世界的广大。

 「自己的路自己找」,威权教育体制下的黄文雄,在校表现是老师眼中的乖学生,但在校外,他身兼贸易行英文秘书、家教、翻译等职,结交外国朋友,打开国际视野。他笑说,「我设计自己的大学教育」,也勉励现在的学弟妹,不要为了得到学位而出国念书,要自我判断后,有目的地学习。「留学往往不如游学」,他说。

 新闻系毕业之后,黄文雄紧接考上政大新闻研究所,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出国当个国际特派员,因此硕一唸完,就决定先服预官役,接着申请奖学金到美国匹兹堡大学社会学研究所,再转往提供全额奖学金的美国康乃尔大学念书。
 

翻天复地的60年代美国,掌握机会见习

 「1960年代的美国社会翻天复地」,各种社会运动风起云湧,初到美国的黄文雄眼界大开,一头栽入其中。「有这么多见习机会,当然要好好把握!」黄文雄坦言,当时自己在国外唸博士班,但其实四分之三的时间都用来「见习」,参与最深的是黑人争取基本人权的「民权运动和反越战运动」,其他包括校园改革运动、学生运动,以及女权运动,都可以看到他的身影。

 但相对于美国社会的热闹,当时国内却仍处于超高压的稳定独裁统治,人民噤若寒蝉,黄文雄感叹,当时社会彷彿死水一潭,国际社运不断,台湾民间却因越战发财而沾沾自喜。

This is an image 「我只是想要重新打开政治的可能性」,59年4月24日,黄文雄在纽约广场饭店旋转门前,掏枪刺杀时任行政院副院长的蒋经国。他扣下扳机前,就被一旁的警备人员托高手臂,子弹离蒋经国头部20公分处飞过,黄文雄与其同夥被捕入狱。

 回顾这段历史,黄文雄解释,自己行动之前已经审慎评估与思考,目的非常有限,只是希望能够打乱当时蒋家接班计画,重新挑起国民党内的权力斗争,借此松动当时的高压统治,为台湾的政治社会发展打开让人民喘息的空隙。

 被捕之后,友人成立援救基金会,尽管当年留学生都很穷苦,但还是很快筹措出高达19万美金让他交保,其中还有一位护士捐出所有存款。黄文雄认为,「不该高估他开枪这件事,高额交保费的筹措,对国民党政权的冲击应该更大。

 「这是场政治运动,我要针对的是制度而非个人」,隔年黄文雄弃保逃亡,在世界各地流浪20多年,直到85年才偷渡返台。
 

心系人权发展,争取国际认同

 《世界人权宣言》前言第三段说「为使人类不致迫不得已铤而走险反抗暴政和压迫进行反抗,有必要使人权受法治的保护」。黄文雄说,所以他85年回国后,就以公民社会的培力为职志。

 黄文雄以当「全职公民」(full-time citizenship)自勉,曾担任台湾人权促进协会会长、真相和解促进会监事长与国际特赦组织台湾分会理事长等职务。黄文雄表示,尽管现今社会和自己大学时候已经改善很多,但至今人权被重视的程度仍然不够。

 97年他创立「两公约施行监督联盟」,要求政府比照联合国会员,依据「公民与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与「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国际公约」设立国际审查机制,要求政府须提出国家的人权报告,并邀请国际专家来台审查,使台湾的人权实践能与国际发展接轨。根据报载,马英九总统也已表示支持。

 「Let me stand up like a Taiwanese!」当年在纽约广场饭店前遭制伏于地时,黄文雄讲出这句话。42年过去了,75岁的黄文雄灵活快捷地使用电脑,收发邮件阅读并撰写文章,座位旁摆满了厚厚一叠,以及满墙书柜的人权与法律专书。方法不同,但他心系于台湾人权发展的志向,却从来没有改变。

 编按:黄文雄获颁政治大学101年(100学年)第一届杰出校友奖。
 本新闻转载自政治大学校园新闻

 相关新闻:2012.5.18〈刺蒋杀手黄文雄 获颁政大杰出校友〉Nownews今日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