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大学新闻学系

浏览人次: 3210

吴丰山 政治人的眼光 、一辈子的新闻人

※本文引自《提灯照路的人:政大新闻系75年典范人物》(2010年)

 许多人都以为吴丰山是新闻系出身,其实他大学就读政大政治系,从高中时期就立定志向要从政,但由于毕业后未届选举,才跑去作记者、考新闻所。一直以来,吴丰山不断在从政与媒体之间拉扯。尽管大半生都与政治如藕丝般相连,却还是在媒体路上踏响铿锵34个年头。

 【张玮报导】「本来想当个政治人,没想到当上记者,一做就是34年。」

This is an image 政治,一直以来被吴丰山认为是高于一切之上,是影响社会运作的核心体系。1960年代,台湾因为政治、军事上亲美,在教育、政府宣传也自称与美国站在同一阵线,相对苏联为首集团,台湾与美国同属「民主阵营」,宏扬自由主义。正值高中时期的吴丰山受那样的理念影响颇深,相信社会要走向民主、法治,才能迈向现代国家之列。
 
 然而,当时的台湾正处于戒严阶段,以一党独大、反攻大陆为政治主轴,为巩固国内政局与社会,积极压制反政府言论,虽有李敖创办《文星》杂志、殷海光冲撞当局,但仍在政府以强烈手段干预下无疾而终。
 
 吴丰山心想,台湾情况距离宣传口号中的实质民主,还有很大进步空间。因此,他对政治产生兴趣,兴起从政念 头,遂及以第一志愿进入政大政治系。 在那里,他习得最基础的政治理论,成为他日后理解政治体制、宪政法治的根 柢。而他大学閒暇时候爱看历史故事、传记,也造就他未来思考的视野。

 民国57年自政大政治系毕业、58年服完兵役的吴丰山,自觉要等人领进政治圈,是可遇不可求的事,因此便计划竞选省议员。不过,距省议员改选还有三年多,因此,吴丰山必须在这几年间,先找个事儿做做。

 「进去自立是要等选举。」他说,当时的想法是想借记者工作培养政治人脉, 便自己跑去找当时台南县无党籍大老, 同时也是自立晚报负责人吴三连毛遂自荐,就此踏入新闻生涯。吴丰山说,「本来想当个政治人,没想到当上记者, 一做就是34年」。

 吴丰山一进报社跑得是市政线,相较新闻本科系出身的同仁,对采访、编辑操作不太能进入状况。于是选择考入政大新闻所,半工半读了两年。

 当时,担任他最感兴趣科目的授课老师分别是,教传播理论的徐佳士,和教授民意原理的曾虚白。其中,徐佳士老师成为吴丰山的论文指导老师,并与他建立跨越半个世纪的师生情谊。

 谈起徐佳士,吴丰山说他至今仍非常感念,「他帮了我很多忙,我都是后来才知道」。一直到现在,每年吴丰山都还会向徐佳士拜年,30几年来没中断连络。吴丰山在民国87年决意竞选公视董事长前,以及各种工作上碰到的疑难杂症,都会打电话或见面向他请教。

 

政治理念与新闻实务的交会

 吴丰山在新闻所时,最感兴趣的课题有两个,一个是「新闻自由为什么要兼顾社会责任?」;另一个是「新闻言论如何影响舆论形成?民意的本质究竟是甚么?」

 事实上,吴丰山在政大新闻所的毕业论文「台北市公营报纸与民营报纸言论比较」,便与上述两个课题有密切关系。在论文中,他想要探究的是,公营报纸的所有者是政府机构,这样的所有权关系,是不是会让报纸在政策上与政府站在同一阵线上,倾向宣扬政府的政策?在这里我们看到26岁时,吴丰山的关怀。
 
 吴丰山认为自己先读政治、后读新闻,难免让他比较重视政治新闻、新闻评论。不过,他更认为,他之所以兴趣在此,是因为「政治本来就在上层,政治影响一切」。

 「但政治必须走在对的道路,也就是符合民意的道路上,而了解民意最直接的方式,就是直接去问」吴丰山说。于是,他个人第一部结合新闻和政治的大型系列报导,「今日的台湾农村」就这样诞生了。

 这是吴丰山在新闻所和自立晚报阶段,完成的田野调查暨政策考察。1960年代后期,台湾正面临迈向现代化国家的产业转型期,自立晚报发行人吴三连先生听闻台湾农村凋敝,希望派记者去考察实情。

 自此,吴丰山不但开始全省跑透透,进行长达好几个月的田野调查,彻底了解农村景况与难题,找出当今台湾农业的课题,并且访问专家学者,试图厘清政策走向,最后共提出19项建言,是一个思考全面、有建设性的报导,受到政府高层的重视。

 这是吴丰山第一次见识到做为记者的影响力。他的台湾农村系列报导以每天三千字出现在报纸上,成为自立晚报的一个月专栏。他不但促成政府进行农业重建,更因此受邀至美国参访, 全文还由自立晚报社出版成书,成为理解1960年代台湾农村社会的重要资料。

 记者当了三年之后,吴丰山还是去参选,选上国大代表。但尽管如此,他还是在总共在自立晚报待了27年,公视待了7年。时至今日,他仍在各大报投书,最令他得意的是,「吴丰山专栏」20年来从未断过。

 吴丰山说,当个一流记者,不需要高深学问,只需要保有两个坚持,第一个,要晓得自己的影响力,要知道,记者写一个字,有100万人都在看,因此「拿起笔来,摸着你的良心,手不会发抖,你就有资格当记者,因为戒慎恐惧,戒慎恐惧」。这四个字,他重复说了两次。
 
 其次,专业也是非常重要的。当个一流的记者,需要专业专精,因为「记者是一种专业」,要努力掌握比人多又深入的资讯,而这个资讯也应当是正确的。

 当年研究所同学,后来是新闻所教授的王石番曾在政大新闻教育60周年纪念刊物《雪泥鸿爪 一甲子》中称讚他,「(在)政坛和台湾报业大胆敢言,针砭时政,表现杰出」。

 

以政治人物的眼光当记者

 一路走到现在,吴丰山坦言自己一直都在碰政治,但却从未真正当个全职的政治人物。在这个部分,吴三连对他的影响极大,吴丰山说,「他(吴三连)认为,在那样的时空下,当报人对国家的贡献比较具体,当政治人物能够贯彻理想的人少,随波逐流的可能性比较大,因此不鼓励我涉入政治」。
 
 吴丰山说,「我这个人蛮温情主义的,对于我所尊敬的长辈,对我影响很深。吴三连先生,一直劝我,把重心放在报界,不要把重心放在政治界,所以我就真的把重心放在报界。」

 在吴丰山眼中,政治人物和记者的不同,在于记者对采访对象只是采访关系,但政治人物却必须时时刻刻处理「人」的问题。讲到这里,始终无党无派的吴丰山,之所以未当成政治人物,原因或也在此。
 
 然而,对吴丰山来说,自己心里面有某个特质一直与政治人物相近,他坦言自己比较擅写长篇新闻,一个人囊括详细的背景介绍、综合、分析,最后加以评论,提出建言。

 「记者的角色,采访的部分,是镜子的功能,黑的照出是黑的,白的照出是白的」吴丰山说。假使是新闻中的评论人,须有更大的思考架构在脑子里,以鑑往知来,这种类型的新闻人和政治人物相近,他们都必须在多种意见中,决断取舍。
 
 从他早年着作「今日的台湾农村」,以及他从未间断写作的「吴丰山专栏」来看,可见他在新闻和政治交集处定位自己,这在他大学、研究所,以及初出社会几年内,已然成型。他在民国78 年出版「我能为国家做些甚么」,清楚表明自己的关怀,而陆续出版的「台湾一九九九」(1991 )、「台湾跨世纪建设论」(1996)、「论台湾及台湾人」(2009),则看得出他看待社会的高度。
 
 国家发展是吴丰山的终极关怀。他最早从政治系吸取养分,建立历史视野、文化想像与社会发展蓝图。并且在新闻所期间,理解政策应回归民意本质,因此,他在新闻工作上喜欢综合现况分析、直接触及政策。他正是以政治的眼光,定位自己这个新闻人,选择以新闻人这样的客观角色,企图改变社会。

 

人生若重来,想当老师

 不过,现在问吴丰山:如果人生重来一次,他还会想去从政吗?他反而说他想教书,他渴望教书那样单纯的环境,他说,「单纯是幸福的条件」。他还说,如果他有能力,就到大学教书,没有能力,就到小学教书,能教甚么就教什么,只要能自由掌握时间就好。
 
 其实,在吴丰山出版的众多政论性书籍中,有一本书颇具閒逸文思,「环游世界六十七天」,内容记录他民国60年,受邀美国参访后,到世界各国游玩的所见所闻。吴丰山还想要继续四处旅行, 他想要看看这个世界还有多大。不光是想看世界名景有多美,而是他想要看到更多人世间的情状,从中领悟出人类发展的大道理。他正是一位处在这个高度上的新闻人物。

 

【小档案】吴丰山

  • 最高学历:政治大学新闻所
  • 经历:国大代表、公视第一届及第二届董事长、行政院政务委员、监察委员、《自立晚报》采访主任、总编辑、社长。
  • 相关新闻:2012.10.26 33年献身新闻 吴丰山获终身成就奖。台湾醒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