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大学新闻学系

浏览人次: 4626

硕士班-民国63年入学系友

谢瀛春 陈丽香 孙曼苹 廖风德 凌泽沛 张讚国 翁台生 朱邦贤
徐恒淑 林红李 吴骏 卢世祥 汤克远 罗文坤 陈昌国 黄福田

This is an image
 

多彩多姿的新闻所岁月

 我们那一班很特别;入学考的前五名(那时候的榜单是依录取名次高低排列的)被当年应届毕业的新闻系34期包办了。这个纪录可能是空前绝后的,当时新闻系34期的班导师赖光临老师真是高兴得要命,的确是「孺子可教,不辱师命」(抱歉!好像有点厚颜。)。这五人是谢瀛春、徐恒淑、翁台生、吴骏、孙曼苹。

 其实,特别的还多呢!勤学好问是其一;大家除上课堂听讲抄笔记、课后诗论跑图书馆(新闻系图)、到社资查论文,几乎有空就围着杨孝荣老师东问西问,而杨老师的大型计算器则被我们轮流敲打着。当时的传播研究方法和传播统计学都由杨老师开授,也是大夥儿费时最多、启发甚大的两门课。徐佳士老师的传播理论,每一周要写论文摘要,篇篇英文的经典名着至今仍记忆深刻、受用无穷。李瞻老师的国际传播,开启了大家对太空传播(现为直接卫星等传播科技的领域)的认识和兴趣,许多同学后的报告都或为李老师主编的「国际传播」一书的篇章。当时,大家不只增进了英译中的能力,还有稿费可领。这对大多数经济拮据的研究生而言,实在是一大福祉。

 跨所选课开风气之先是其二;大家经常「成群结党」到外所修课,这种情形在当时各所的研究生中并不普遍。竟出现教育所林文达老师开的课,班上全是本班同学,至于吴静吉老师和黄国彦老师等的课上,也可现到我们的踪迹,其他像经济、法律、外交等所亦不例外。广泛学习开放讨论是其三;我们那一班有五位女同学、十三位男同学,大家经常在课后聚在一起讨论功课,敏忠「饭店」、新闻馆或男生研究生宿舍里都可看到、听到新闻所那一班的辩论。

 有时候,企管所、公行所和边政所的室友也会加入讨论。本研二的暑假,大多数同学的论文题目都有子着落,一则因杨孝荣老师的研究方法给了紮实的训练,二则是拜此「臭盖」、「辩论」之赐。

 情谊深笃心无城府是其四;我们那一班就因为学习在一起、游戏在一起,研二时就出现了后来结为夫妻的班对 (朱邦贤和徐恒淑)。 另一对班对也在研二时公开,只可惜缘份不够,后来彼此的另一半都不是自己人。

 无分男女,都会毫无保留的帮助彼此渡过学科考、做调查、跑电脑、写论文的种种关卡。难怪全班十八人中,有十二人能在研二的暑假相继通过口试毕业,没毕业的多数为了半工半读,而延后毕业。堪称电脑专家的郭胜煌、统计高段的罗文坤、逻辑头脑的汤克远、放射思考的吴骏…,的确发挥了助人臂的功效。孙曼苹、谢瀛春甚至帮陈昌国做问卷调查到兰屿去;当时,还有教育所的萧文、洪瑞云、谭天瑜,边政所的张骏逸,台大化工所的区迪颐和新闻系34期的林小雅等,大夥儿搭军舰,顶着十五级的风浪,在海上航行十多小时后,个个晕船,吐得七荤八素,想来昌国兄该有「患难见真情」之慨吧!毕业后,吴骏、汤克远和翁台生还合作成立了龙年出版社, 朱邦贤还以朱景行的笔名译了些书。数年前,吴骏、罗文坤和新闻系34期的陈春木、潘思源合办过「台北新报」。在此之前,吴骏创刊的「台北一周」,也时有我们那一班同学的身影。

 快乐的日子多是其五;那时候,读研究所最快乐的是,思想的启发、知识的钻研、同侪的激励及师长的指导。这些追求学问的心灵满足,孕育了欢愉的气氛,因此冲淡了经济困窘带来的物质压力。

 所幸,还有每个月一千五百元(全班均分奖学金)的贴补,加上常在一起分摊吃合菜的打牙祭,才能免于「面有菜色」。当然,在诸多知性感性的聚会中,总少不了杨孝荣老师和「小杨」(杨老师的大儿子,那时才两岁左右)。此外,考完科考集体去看古龙小说改编的「流星蝴蝶剑」武侠片,寒假结伴在合欢山的冰天雪地中健行......都带给大家欢乐无比的调剂。

 人生即当如此,把握十今朝,来日分手时也就无怨无悔。我们那一班的确掌握了「活在当下」的哲理,在那个时代满特别的,即使是今天,也很特别!

 (本班的联络人是朱邦贤,但因他公私两忙,无法撰稿,为免本班在专刊中留白,空留遗憾。本人只得匆促提笔,疏漏难免,谬误未知,但求大家多多包涵!)

 (执笔:谢瀛春,1995年)(编者:谢瀛春老师2013年1月16日逝世于新北市)

This is an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