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大学新闻学系

浏览人次: 4308

硕士班-民国62年入学系友

周平 苏福欣 朱邦彦 黄森松 张宝芳 崔家蓉 锺耀长 陈达群
曾季隆 黄德通 吴文龙          

我们这一班(六十二学年度入学)

 不像前期小猫两三只,这一班逐渐恢复正常─它包容六○、六一及六二年三次招生的学生,收纳九男三女共十二名成员。后来王姓华裔美籍女同学,因语文关系离所,而崔家蓉荣任东京万国博览女招待,就剩张宝芳一点红点缀于绿丛中。

 就如新闻所的传统,十名成员中来自不同的学识领域,有学新闻的(周平、锺耀长、张宝芳、吴文童),有外文者(如朱邦彦、苏福欣 、黄德通、曾季隆),有学历史者(黄森松),也有陈达群;年龄的差距颇为悬殊。

 班上老大黄德通以而立之年带职进修,为原本平凡的这一班增添几分色彩平凡是本班最大的特色,早年(七○年代)除了周平因在华视播报新闻赢得些许令名,其他的悄悄地来到新闻所,又默默地回归社会的某个角落。毕业二十多年,没有联系,没有聚会。担心时光将记忆淹埋,特志二三事于后以兹纪念。

 两年共学生涯中,最叫人钦佩者黄德通也。黄老不让苏老泉专美于前,年过半百,带职(邮局高级专员)进修,精神可佩。最令我等没兼差的同学汗颜者则是每次交报告─黄老必是第一位交出。大夥儿赶着两年毕业,他照样搭上同一班列车。大夥儿正忙着成家立业之际,却闻黄老完成了文化大学三民主义研究所博士学位。也为懒散的一班注入一些生气。

 六○年代家境好的很少在国内唸研究所,本班锺耀长却是特例。但见锺兄每天「香车美人」穿梭于校园中,可不知羨煞多少人!

 出身冈山望族的锺兄援例于每学期末在其台北寓所摆上一桌,让全班大快朵颐,顺便与老师「联谊」一番。每当酒酣耳热之际,但见杨孝荣老师滔滔不绝地讲英文,班上无人以对,只有醉态可掬的锺耀长唏哩呼噜与他相呼应。

 班宝─小锺虽无意于研究工作,却身具外交长才,师生之间的沟通,只要小锺出面,无不迎刃而解。电脑、统计一窍不通的他,居然也二年毕业,岂非异数。

 国内实证研究发韧于六○年代,首当其冲的就是我们这几班。刚进大门,大夥那懂研究?甚么统计、电脑、研究方法,更不用说去找寻传播问题。

 身负启蒙重任的杨老师每在「中国传播问题研究」的讨论会中,大声疾呼「传播研究」的重要性,无奈大夥儿仍醉心于「读者文摘」、「传记文学」、「综合月刊」的研究。「 So What?」杨老师感歎「儒子不可教」以及「后继无人」之下,足足训了两个小时,讲到激动处,声泪俱下,那天,我们不晓得课是如何收场的。

 两年相聚,草草收场。除了朱邦彦、陈达群与张宝芳因个别原因多留一年外,七人分 道扬镳。周平去华视,吴文童去经济日报,曾季隆搞文化事业,锺耀长掌出版,苏福欣留校,而黄道通则出任邮局分局长,黄森松回乡办台湾首分社区报纸─美浓报导。几年后,但知张宝芳远渡重洋,去美国转攻电脑,而朱邦彦离开本校西语系后,去中国时报,崔家蓉下嫁交大祁教授等。转眼又是二十年,疏于联系,又有谁知大夥儿现今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