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大学新闻学系

浏览人次: 4970

硕士班-民国61年入学系友

郑自隆 蔡格森 陈传非

忆当年

 本班是新闻所的「异数」,-- 人数最少的一班,只有三位同学。

 我们事实上和前后期学长学弟一样,都是录取五个人,但苏福欣与黄福田先去当兵,再加上没有前期退伍回来复学的,所以只有三位注册上学 -- 蔡格森、陈传非、郑自隆。

 人少,而且当研究生必不作兴来什么活动,所以三个人都成「孤鸟」,蔡格森热衷击剑,常翘课打西洋剑,陈传非在外面还兼有工作,所以必不常碰面,因此上课出席率最好的是郑自隆。当时有位客座教授 Edwin Emery,郑自隆常和他四目相对,因为其他的人都翘光了。

 最值得回忆的上曾虚白老师的课,曾老师当时年岁已高,不方便来校授课,选课的同学必须到老师家上课,老师家在仁爱路空总附近,因此每周一次我们必须搭指南客运,在新生南路下车,沿着绿树成荫的仁爱路走到老师家。印象中老师家在二楼或三楼,当时老师刚过完八十大寿,客厅还有总统的寿屏,我们就在寿屏前的桌子上课,师徒坐定后,老师就取出「民意原理」讲义,逐字抑扬顿挫的号朗读,我们就在旁边振笔急书,盛夏溽署的午后,每周一次我们就在电扇的嗡嗡声与老师的唸书声中渡过。

 老师喜欢和同学照相,照片(一)中坐者是老师,左边是蔡格森,右边是郑自隆,照片背面老师题字「曾虚白摄赠」,当时老师还很康健。

 当年研究生还有一盛,董显光先生奖学金开始办理,奖学金金额高达两万元,两万元在当时可是一笔大钱,当时报馆的新进人员薪水好像才三、四千元,大学讲师也五千元左右。这笔奖学金是协助研究生写论文用的,当年杨孝荣老师挋量化研究的题目,量化要作调查跑电脑,都得用钱,这笔钱对苦哈哈的研究生可是「大补丸」。

 郑自隆赶着两年毕业,于是也申请董显光先生的奖学金,也录取了。照片(二)是领奖典礼的合照,地点在中央社,前排中坐着是基金会董事长曾虚白老师,曾老师后面站着是黄肇松,黄肇松右边依次是蒋永元、易竹、郑卓英、郑振 煌、郑自隆等新闻所的师兄弟。

 对于得奖,郑自隆似乎特别有缘,硕士班得了第一届董显光先生奖学金,博士班得了第一届吉星福、张振芳伉俪奖学金、这个奖学金是由孙震先生担任基金会董事长,李瞻老师负责执行。

 时间匆匆,郑自隆唸了两年,六十三年毕业去当兵,蔡格森喜欢在学校击剑,于是多留一年写论文,六十四年毕业再去当兵;传非也唸了三年,他是先当兵再回来唸研究所,所以毕业后就去工作,陈传非在学校时常向蔡格森、郑自隆「吹牛」当兵时的神勇,说他是预官干副连长的第一人。

 现在蔡格森在民生报担任副总编辑,陈传非在美商公司担任公关主管,郑自隆在母校广告系担任副教授。蔡格森与郑自隆倒常见面,陈传非成了断线的风筝,所有他的消息都是辗转听来的。

 至于我们同属录取,但却无录「同窗」的同学,苏福欣在母系教书,黄福田原先担任国民党台北县党部主委,一方面应酬多酒喝得多,另方面和民进党「斗争」也挺累的,结果在台大医院休养一阵子,现在调回省政府服务,比较閒, 打电话都能找到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