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大学新闻学系

浏览人次: 3536

大学部-第27届(民国56年)系友

林志炯 赖俊达 卢申芳 卢淑 刘玉磬 刘乃游 廖光复 邹宗男
杨楚光 杨嘉庆 冯志强 游宏忠 傅晋平 陈世敏 张全声 唐大钰
洪平峰 林忠明 林世敏 阮志强 吴铁虎 任玉 王道平 王世丰
王力行 唐眉 陆宇琦 王国添 吴恕 李月凤 丘从辉 王友三
何钜华 沈金顺 方鹏程 周嘉川 林煌村 姚于一 洪昌文 陈道忠
冯仪娟 黄生光 叶观仕 刘惠英 郑传明 谢璲嵘 锺琏 锺陈达
韩燕 周友兰 张凯玲 李淑贞 朱月玲 孔祥萍 曾素馨 庄明理

This is an image

平淡的四年

 第二十七届入学,岁次癸卯,还可以嗅到美国总统甘迺迪电贺新闻馆落成的馀热。新闻馆落成一年馀,巍巍三层,算得上当时政大最宏伟的建筑之一。进门左厢是报业资料陈列馆,有曾虚白老师题记的大理石屏风一块。右厢礼堂,有透气孔式的铁皮折叠椅。讲台对联还记得吗?答案见本文末尾。没有横幅,可是人人知道横幅应该是「乐观、忍耐、奋斗」。

 这些都是前人所做的。「生于忧患」和中年交棒的呼声淡了。第一家电视台已在一年前开播。对二十七届而言,癸卯年真是平静的一年。学生的组合依旧:台生三十人,侨生三十人。

 报上说最年轻的大学生在我们班上,这才让我们转身四望,发现女生人数太少,而唐眉被系办误记为女生,王力行被记为男生,大概是我们这一班入学时仅有的笑谈。谁人能预料,不过数年,新闻系男女生比例从此维持在一比二,甚至一比三的女生多数局面。

 日出日落。吴相湖老师、吴炳锺老师下课了。文星书店的「民国政治人物」一书正风靡着大学校园。在那个时代,书里的史实敢说出来,连我们这些毛头小子都不禁要捏着一把冷汗。

 听说老师数年后黯然离开,就是这本书说实话而贾祸。「看得准,交得稳,舍得丢」九字箴言,好像不适用在老师您自己身上呀!吴炳锺老师一派斯文,带着当时少见的新式金边眼镜,开始教授怎样使用韦式字典。一个「狗」字足足讲了三个星期。想到英文单字何止数十万,不禁令人……,日后韩燕改唸语文矫治学,猜想与吴老师的教诲不无关系。

 政治学、经济学、国际关系、理则学、社会学、心理学、统计学。欧阳醇老师身边,总是簇拥着一堆人在问问题。他说:「每一则新闻都要跟截稿时间竞赛。」替于衡老师提公事包的,不晓得为什么总是上两届的陈铁辉或下两届的郑瑞城──就是没有二十七期的人。三国演义开场白那首诗,不但出现在老师的报纸人物特写文章里,也出现在我们的采写笔记里。

 二十六期的张齐清,又踱过来谈诗了,还有新闻系的赵秋实、孙键政,西语系的王润华、林绿。他唤小水沟醉梦溪,使政大名扬四海。醉梦溪成为许多大学生(包括他校学生)出国留学时魂牵梦萦的焦点。接着,二十八期的林怀民也施施而来。感觉上,他待在我们班上的时间比待在他自己班上还要长。他有说不完的故事,写不完的小说,也曾在四维堂以贝多芬第九号交响曲跳了一出芭蕾舞。男生跳芭蕾舞,可是新鲜事。政大人上上下下,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

 一天天,一年年。韩燕总是坐第一排位置。她的笔记无人能及:字迹工整、语气连贯、该记则记、绝无赘语。另一堆人躲在教室一角爬格子赚稿费。写诗的是方鹏程、叶观仕:写散文的是吴恕、林世敏、洪平峰;写小说的是卢淑、周友兰、李月凤(以上名单,如有疏漏,欢迎来函更正)。张任飞老师以他独有的热情谈办报、谈新闻写作。他说:「没有坏题目,只有坏文章。」这位中国亨利.鲁斯与政大新闻系关系之密切,远远超过了一般的兼任老师。

 他提携了我们班上的王道平、王力行、韩燕,也造就了早一期的皇甫河旺以及后届的郑瑞城、翁台生、黄年、胡逊、汪琪、翁秀琪、黄沁珠(对不起,没有按排行顺序)。

 第一次全班郊游,去林口竹林山寺。罗马世运会现场转播消息传来,林世敏噙着泪在黑板上写着:「C.K.Young输了!」他应该得到「年度最佳新闻标题奖」。

 离校四分之一世纪后,二十七期差可告慰列祖列宗。始终留在新闻工作岗位上的,有赖俊达、冯志强、卢中芳、杨楚光、王力行、吴恕、杨嘉庆、刘玉磐、刘乃游、陈道忠、黄生光、陆宇琦、方鹏程、唐大钰、阮志强、任玉、王世丰、周嘉川。

 后来王力行跟张金声结婚、任玉跟阮志强结婚,卢淑跟陈世敏结婚。岁次癸卯及其后三年,真的是很普通、很平淡的。

(注;上联是「集中西文化菁英研求学问」,下联是「究天人思想真理贯彻知行」)

(执笔:陈世敏,1995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