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大学新闻学系

浏览人次: 4230

大学部-第30届(民国59年)系友

罗兰 韩应宁 锺榕桂 锺振昇 谢淑美 应小端 赖钦芳 葛立堂
叶映红 黄敬质 黄永杰 冯月嫦 云大植 陈惠美 陈素瑛 章玲香
梁嘉木 张丽华 张伟骊 康武吉 姜金龙 邱荣源 林德基 周安仪
周奇 汪国通 李敬容 李明雯 吕理甡 吴怡青 申佩芸 锺行宪
邓昌智 慕玉玲 刘怀明 黄宝珠 程榕宁 陈锡安 许幼蘅 张建美
张国芳 翁秀琪 乌荣复 徐锦礼 胡宗驹 周坡麟 朱锦文 王黎明
王文龙 罗庆杰 黎沃达 刘煦中 雷启荣 叶日新 陈德嫦 梁均
李春文 李立德 吴礼邦 吴秀娟 江丽梅 石纯纯 陈永明 黄其贀
黄淑娇 潘兆康 蔡秀秀          

This is an image

忆当年

 突然发现我们这一班从政大新闻系毕业马上届满廿五年时,觉得小学作文时所用的陈腔滥调还 真管用, 因为我当时的心情只能用「光阴似箭,岁月如梭」来形容。

 十五年是四分之一个世纪,是人生历程中一段不短的时光, 以我个人来说,足以让我的真牙少了一半,平添许多白发,身材也从大学时代的「扁身」变成了「有肚」。堪称告慰的是,一直做本行的工作,在新闻界作一个乐在其中的编译。

 回想起来,我们这一班无论台生、侨生,可以说是大家相当投缘。从大一开始,无论住校、通勤,大家感情都很好。放假的日子,同学常互相串门子,总不会扑空。「永和帮」势力最大,共有五人住永和------王黎明、梁嘉木、黄敬质、张伟骊和应小端,过了中正桥即可找到叶映红。如果要郊游,我们还有北投「山寨」可以落脚------到李明雯家打乒乓球,去黄永杰家洗温泉浴。

 提到本班同学投缘,辞一事不可不提,因为这是同学投缘的最佳注脚。本班共有十人终身大事不假外求,在月老撮合下毕业后步入结婚礼堂。他们是叶映红、云大植;许幼蘅、胡宗驹;张丽华、黄敬质;谢淑美、康武吉以及刘煦中和潘兆康。

 这五对的罗曼史中又有一段不能不提,那就是黄、张恋史。话说黄敬质君子好(爱好打篮球),看中了小淘气张丽华。深怕人隔两地,爱情褪色,情势生变,乃重讬锺行宪、黄永杰、应小端三人代为照顾张丽华,而且规定必须三个人一起行动,互相监视。这三个头脑简单之辈竟然满口答应,从此无宁日矣!无论郊游、看电影、打牙祭都得带着一个「累赘」,这个累赘意见还多,其苦可知。好在服役毕竟有年限,这三人的「刑期」也很快届满,重获自由,不像黄敬质接着就始服无期徒刑。回想起这段尘封往事,我们也蝴自我安慰说,我们也曾年轻过,懂得为朋友「两肋插刀」。

 本班的另一特色,大概是编译最多,做过编译者包括叶映红、梁喜木、锺行宪、器理甡、韩应宁、刘怀明、石纯纯、应小端等人,有些现在还在岗位上。姜金龙的翻译影片字幕工作,也与这一行有关。以工作单位而言,本班曾在联合报服务最多,包括叶映红、云大植、黄永杰、康武吉、葛之堂、许幼蘅、邱荣源、锺振昇、锺行宪、韩应宁、应小端、吕理甡等,有些现已离职。

 廿五年之间,无论同学是否在新闻界工作,都在本身工作上成为中坚份子,好多同学已为行政主管,为本班增光。毕业后同学或许各分东西,但总有热心人士召集大家聚会。毕业廿五周年的聚会已在筹划中,大家再次相见,自会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我们盼望这一天的到来。(执笔:应小端,1995年)


甜酒满杯:新闻系30期的「男」切面

 碧潭、深坑、福隆、指南山、公馆「东南亚」戏院依照中国人的版图观念,这些都是新闻系三十期的外蒙古,而北方饺子馆就是本班的首都,住校「男」生夜晚出没之处。

 那些往事是几年前的呢?不想数,也不堪数,而又何必数?我们都还年轻,不是吗?八十二年夏天在台北的聚餐,八十三年除夕在洛杉矶的聚会,大家都没变,虽然有些人(腰围)较「中广」一点,有些人较聪明(绝顶)一些,但是个性依,话声依旧,指南山下时佘的样子也依旧。

 陈年往事堪回味。男生第一次见面在第五宿舍,大夥儿炫耀自己是第一志愿进入政大新闻系,独有黄小弟(敬质)不急不缓地说:「我是因为进别系没把握,所以填新闻系第一志愿。」一句话点亮了他一辈子的潇洒。

 记得洪健昭老师说,昼伏夜行的,除了小偷、酒家女外,就是新闻记者。一群「未来的新闻尖兵」,白天上课几乎不出声,到了夜晚,活然在宿舍活跃起来。豆花、香肉不过瘾,成群结队上「北方饺子馆」,饮酒作记者状。当然,班上女生也常来应酬。说到饮酒,闻到酒香,自然忆起缅甸侨领林德基每酒必醉,醉后行走的「英姿」。

 这位沦落祖国的异乡人,看多了琼瑶的小说,活学活用「琼瑶语录」,什么「一股淡淡的哀愁」之类的。连夜晚轮流讲完鬼故事,德基下床如厕,也喃喃地说:「一股淡淡的尿意湧上……」。

 喝酒,离不了劝酒,多人记得周大可(奇)的劝酒高竿:后天下之喝而不喝。邱胡子(荣源)当选区党部常委,又潻了一个上「北方」的借口。酒酣耳热之际。邱常委也劝酒,「教主」锺振昇问他是不是「党」在下令,突然,全体肃静,人人斜眼窥望隔桌的一位校内「政坛人士」和管学生活动的行政人员。他俩偏过头,表情严肃地瞪着我们不放,显然「党」字太神圣,不容酒精亵渎。害得教主真的是「苦酒满杯」。

 邱胡子显然是本地生当中,国语进步最大的一位。刚进本班,他的「浑好」(很好)成了「浑多人」模倣戏弄的对象。风水轮流转。如今台语挂帅,「邱林肯」应该回归他的原腔了吧!

 歌声、酒声、麻将声、声声入耳。多少人的麻将是在王黎明和冯月嫦家学的;多少人的舞是在北投阿杰子(黄永杰)家及汪国通家学的。

 舞会,哈!在洛杉矶守岁之夜,舞会引起「家变」的往事,被蒙古王子乌荣复提起来,大家颇有「白头夫妻话当年」之慨。话说康老大(武吉)当班长办舞会,不知那位仁兄自己有「外遇」也就罢了,竟载了一巴士的某女校「莺莺燕燕」登堂入室,鹊佔鸠巢,婆娑起舞,班上的女同胞则在昏暗的舞乐中,陆续失踪。过后,至少有一学期,女生厉行「三不」政策,不接触、不回避、不……。老翁(秀琪)今天对女权之积极倡导,说不定是那时得来的灵感呢!

 虽说新闻系功课轻松,用功K书的还是大有人在,如正人君子吴礼邦、和连郊游都没路看招牌学英文的韩夫子(应宁)。最不用功的是吕夫子(理甡)。他每学期成绩总平均九十几,名列前茅。但是除了看武侠小说等什书外,从来没有人见他谈教科书谈笔记,(他的笔记是供别人抄的)。若说他的 IQ 不逾两百,智商测验还可信吗?

 宿舍中的宝,除了天真无邪、尝用生薑生发的陈幽默(钖安)外,要数梁均了。他每天清晨「出恭」回房,带回的报纸总是溼漉漉的。室友抱怨报纸老是沾满了水。「那不系水啊!」梁均用广东国语不耐烦地答复。

 啊!往事只能回味,往日不能回归。丝丝的回忆,甜甜蜜蜜。

 阿杰子的鼻声,周奇的咳声,阿赖(清芳)爽朗的笑声,阿喷(潘兆康)大清早整理内务扰人清梦的脸盆声,云大植的「绿岛小夜曲」……。

 小生锺行宪水汪汪的眼晴,班头老包(邓昌智)的无奈表情,张丽华会传染的微笑,老胡(宗驹)的俏皮话,李立德的万丈豪情,山东老乡葛立堂的饺,和他哼撒在醉梦溪的「情人的黄衬衫」,梁兄哥(均)赏识李明雯的模样,潘老师出国欢送会上大家抱洋鸡回来的鼓譟,「原版笔记大王」(应)小端在封面里彫刻的:「信奉耶和华是智慧的开端」……。

 啊!甜酒满杯。

 后记;台北洛杉矶两次聚会,勾起了尘封多年的记忆。教主向叶大主任映红声明,分工合作,只负责追忆男生部分。(执笔:锺振昇,1995年)

This is an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