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大学新闻学系

浏览人次: 4355

徐佳士:新观念的创造者

※本文引自《薪传》(1990年)

 【传院记者刘清彦】教了三十多年的书,他已经不记得教过了多少学生,但是凡被他教过的人,都不会忘记这位风度翩翩、最得学生尊敬的学者─徐佳士老师。

 民国三十六年自新闻毕业后,徐佳士一直执着在新闻工作及新闻教育上,四十多年来,「我从来没想过要离开!」这句话,似乎是对一位要厮守终身的伴侣说的。

 

半生「厮守」新闻

 这股对新闻工作及教育的「厮守之情」,其实早在他报中央政治学校新闻系的时候产生了。「我们那时候,各系是分开考试的,我只报考了新闻系。」他说:「考上的时候,兴奋了好久!」

 民国三十二年,对日抗战正兴,徐佳士踏进了新闻系的大门。那时候,因为打仗,学校迁到重庆小温泉,物资很缺乏,住的是竹编的房舍;吃的是稀饭配虫咬过的蚕豆;晚上在教室自修,常常连点灯的媒油都没有,而必须点蜡烛。「所以,我们班上同学视力普遍不好。」徐老师推了推鼻樑上的厚眼镜说。

 民国三十三年,国民政府号召「一寸山河一寸血,十万青年十万军」,徐佳士也「投笔从戎」去了。「我们班上七十多个人,除了女生和身体不适的人外,几乎每一个人都响应了青年军的号召。」他通过了测验,在昆明的炮兵训练营担任美军的翻译官。

 战乱并没有阻挠或减低他对新闻的热情。《南泉新闻》在同学们自营自销的努力下获得地方上好评;而他也因表现杰出,被当时的系主任马星野派往南京中央日报实习,进而被留任为正式记者。

 民国三十六年,中共开始在东北制造乱事才刚脱下学生制服的徐佳士,便首当其冲奉派沈阳采访。「好冷! 」这是他最深的印象,「不过,当时各报派去的都是四、五十岁的资深记者, 从他们身上我学到了很多。」他说。随着中央日报迁台后,除了继续报社工作,他也花了三年时间前往美国明尼苏达大学攻读大众传播,回国后便回系上兼课。

 

领军新闻创新气象

 民国五十六年,徐佳士接下系主任之后,新闻系在他的领军之下,展现了另一番气象:他设立了「集中选修」制度,规定学生在新闻系以外的科系中,任选一系选修二十学分的课;为使同学更广博的充实知识,原本报导校际新闻的学生实习报《学生新闻》,也改成了报导社区消息的《栅美报导》,让学生的实习触角伸得更远。这份可以说是台湾第一份在行政院新闻局内登记有案的社区报,直接影响了以后全省社区报的风起云湧。

 「其实,这段时间内,我感觉变化最大的是师资。」全台湾第一位传播博士杨孝荣便是由他请来的。此外,像欧阳醇、馀梦燕等几位资深新闻工作者,还有林怀民、殷允芃等年轻之秀,都是受他之聘到学校教书。

 在许多老系友的印象里,徐佳士「主政」时期的新闻系是相当「前进、开明」的。他鼓励学生参加课外活动,许多运动比赛都因他的到场「加油」而夺冠。他的信念是「好的记者除了有专业的素养外,还要有强健的体魄! 」

 在学生眼中,他也是一个亲切、没有代沟的「顽皮豹」。不少学友毕业了还回校找他,而他给学生的鼓励,也常使学生终身难忘。「每当我对现实失望、灰心时,就会想起世上还有个徐老师,」林怀民对徐佳士的怀念与景仰便是一个例子。

 

新观念的创造者

 徐佳士论在作研究、写文章、规划系务上,也经常比别人多了一份高瞻远瞩的眼光。同在新闻系任教的郑瑞城便形容他是一个「新观念的创造者」,今天的传播学院便是徐佳士十年前的一个「梦想」。如今,这个爱作梦的老人,又在筹想一个有关 speech communication(语艺学系)的科系。

 「我觉得,传播学院应该步出大众传播的局限,多多关照人际传播的范畴!」这股「求新、求进步」的精神,从他求学阶段,在新闻界工作,以至投身新闻教育都一直没有改变。

 这位思想、行动都比年轻人快的长者,你佷难相信他今年已七十岁了。在这七十个年头中,他花了半生精力投身新闻教育工作,正如他幽默的一句话,「你们要写新闻系的历史啊!其实,我的后半辈子就是新闻系的一段历史!」

【小档案】徐佳士

  • 最高学历:美国明尼苏达大学大众传播系、史丹福大学传播系硕士
  • 曾任南京《中央日报》记者
  • 曾任驻东北特派员、副总编辑
  • 曾任政治大学教授兼文理学院院长
  • 曾任考试院考试委员
  • 曾任中华民国新闻评议委员会委员
  • 曾任行政院文建会委员及影剧传播委员会委员兼召集人
  • 曾任国家文艺基金会董事
  • 曾任云门舞集文教基金会董事
  • 相关新闻:1. 2009.12.10。新闻系三代同堂 向顽皮豹大师徐佳士致敬。政治大学校园新闻。2. 2009.12.15 面对困难怎么办 徐佳士:听老师的。联合报
  • 2015年12月22日辞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