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大学新闻学系

浏览人次: 4742

赖光临 良师与益友

※本文引自《提灯照路的人:政大新闻系75年典范人物》(2010年)

 当年为了唸政大新闻系,他舍台大中文系不念,从基隆坐船,上海搭火车到南京政大念书,没想到,战乱却让他经历了一段刻骨铭心的流亡学生经历;

 政大在台湾复校后,他完成学业,留校教书,成为新闻系友毕业之后最怀念的班导师。
很多新闻系友一致认为:「赖光临老师是受业解惑的老师,也是我们的感情顾问,他是我们的父亲,也是我们的朋友。」 

This is an image 【新闻系杨倩蓉报导】2009年,毕业于政大新闻系的系友,同时也是晶华集团副董事长潘思源捐赠台币一亿元给母校政大,为了感念当年求学时期师长对他的照顾,捐赠仪式特别邀请两位贵宾参加,一位是当年新闻系主任徐佳士老师,另一位就是他的班导师赖光临。

 「我是他大一到大四的班导师嘛。」赖光临老师笑呵呵地回忆。除了满头白发之外,已经高龄八十二岁的他依旧健步如飞,即使已经退休快二十年了,赖老师对政大的深厚感情,可以从他至今仍不忘取阅新闻系每周出版的学生实习报《大学报》,得以窥知。

 回忆起数十年前指导学生实习报的往事,赖老师笑着说:「老师们都很辛苦,也很痛苦。」虽然只是学生实习报,但是师生办报都认真,除了过年期间停刊两周,全年包括暑假都没得休息。「我每天编报编到晚上十一、二点才走出新闻馆,常常抬头一看,正好天上一轮明月光。」赖老师说。

 辛苦归辛苦,但是赖老师甚是怀念当年与学生一起编报的时光。赖老师说,知名主播童中白当年跑学生新闻报就很认真,有一次她到万芳社区山上采访,山路不好走,干脆脱掉鞋打赤脚走上去。有些学生虽然缺乏采访经验,常常不敢主动拦截受访者,但是却会用耐心等待受访者把杂事处理完后,再接受采访。

 每周出刊的时间压力,也会有学生取巧,在找不到新闻的情况下,拿起旧报纸改写一则新闻交出去,赖老师说,一旦被他发现,只要学生肯诚实面对,他会给学生机会,要他再找一条新闻采访补交。

 赖光临老师开的课,向来繁重,只要学生不认真,他就当人,但是受教的学生都对这位师长感念不已,因为赖老师不仅重视学生的课业,更把学生日常生活上遇到的大小事当作自己的责任,事必躬亲,甚至积极为学生谋取毕业之后的出路,难怪学生当年在实习刊物上会这样刊登:「要找事情吗?找赖主任就对了。」

 

大时代的动荡刻骨铭心

 -「人生际遇很难想像,如果当年我选择到台大唸书,就没有这些求学的遭遇了。」-赖光临。

 走过大时代动荡的赖老师,体验过为了要完成一份学业所经历的种种艰辛,所以日后只要学生有困难,一定帮忙解决问题。他喟然叹道:「人生际遇很难想像,如果当年我选择到台大唸书,我的遭遇有很大的不同。」

 民国三十七年,赖光临在台湾参加大学招生考试,当时南京政大在全国开了十六个考区招考新生,一万六千名考生,仅录取四百名学生,赖光临同时考取台大中文系与政大新闻系,「当时同校考上台大有十名,但是考取政大只有我一个人,我选择到政大新闻系念书。」赖老师回忆。

 没想到这个选择意外开启了五年的流亡学生生涯。民国三十七年,赖光临从基隆坐船到上海,再从上海搭火车到南京念政大;九月开学,十二月,徐蚌会战已经打得如火如荼,眼看就要逼近南京,平日来上课的老师也仅剩下一位,全校人心惶惶,当时政大校长顾毓琇说了一段让赖光临至今印象深刻的话:

 「这是第二次淝水之战,你们就坐在第一线看着两次淝水之战发生,你们还不等着看历史,还要走啊?」顾校长一番话,果然对学生起了不少安抚作用,但是后来局势愈演愈烈,只好迁校。

 赖光临是民国三十八年第一批迁校的学生,从南京迁到杭州,杭州住了三个月,再度迁校到广州,同样也待了三个月,随着战火频仍,再度迁校至重庆,后来局势告急,在政府瓦解后与同学投笔从戎,后成都沦陷,军阀投降,同学们始脱离军队,各奔前程,赖光临与数码同学逃至香港。

 作流亡学生的痛苦自是不可言喻,除了课业未竟之外,日常生活起居都得靠自己养活自己,当时很多流亡到香港的学生大都住在调景岭的难民营中,赖光临决定自力更生,开始向香港着名杂志《新闻天地》及晚报副刊投稿,「一个月稿费收入可以拿到一百五十多元港币,吃饭租房都没问题了。」赖老师微笑说。

 生活稳定下来,赖光临从来没有忘记学业,民国四十二年,他插班考入国学大师钱穆先生在香港创办的新亚学院,并获得奖学金就读,虽然仅念了将近两学期就因获准来台而休学,但对钱穆、唐君毅与张丕介三位老师,眼看中华文化正沦浩劫,为存亡绝续,不惑于世俗功利,毅然创办新亚书院,为传统文化薪传所展现至广大精深的学问,诲人不倦的传道解惑精神,感受最深,对人生理念的影响也最大。

 

政大新闻系校友的共同记忆-现代文选

 -「赖老师的现代文选课程给学生的不只是思想,而是如何思想,这正是新闻工作最不可缺乏的。」-前民生日报副总编辑蔡格森。

 民国五十年代,正是政大新闻教育改革的开始,不仅对政大新闻系学生产生重要影响,也让赖光临老师津津乐道不已。

 当时政大已经在台复校,赖光临老师于民国四十七年回政大继续学业后;民国四十九年,因为成绩优异,毕业后继续留在学校担任助教。

 民国五十三年,他获得行政院国科会资助研究第一篇专题论文「民前革命报刊研究」提出申请升等,获学校与教育部通过,升为讲师,此后十年间,连续获国科会资助研究,提出论文获得升等,至民国六十年,正式升为教授。

 民国五十年代,时任系主任徐佳士老师为加强学生国文训练的改革,增设「现代文选」课程,现在在媒体各领域发展的新闻系系友,谈及当年政大求学时期的深刻印象,多肯定赖光临老师和潘家庆老师指导的「现代文选」,让他们获益良多。

 政大广告系教授郑自隆回忆:「赖老师的现代文选让我们阅读许多非主流文章,也容许学生在心得报告中比较异端观点,在当时的环境是很不容易的事。」

 联合报总编辑罗国俊也表示:「现代文选,赖老师不讲编采技巧,而是指定多本人文、史哲书籍,一两周读一本,阅后写报告,登台讨论心得,至今受益良深。」

 当时「现代文选」课程分两大方向进行,一是文史哲方面,一是社会科学,分别由赖光临老师与潘家庆老师授课,都获得极好的评价,让学生得以从专业书籍之外,开拓更宽广的视野,对于日后新闻工作都有极大的帮助。

 赖光临老师早年受的文史哲知识训练成为这门课的重点,《天下杂志》编辑顾问杨艾俐印象最深刻的是,赖老师教大家看罗家伦的《新人生观》、《梁启超文集》;《康健杂志》总主笔李瑟则表示,她在杂志工作多年,接触了许多来自各校实习的同学,大多数显示基本能力很弱,无论是思考能力,背景知识与人文素养都很差,「我清楚记得大二时赖老师在现代文选里开的书单,包括五四迄当代,都是经典,这辈子不停地在用。」让她非常感谢。

 加强人文素养意识是赖老师在开书单时最基本的原则,当时同学一周看一本指定书籍,每周交报告,有的学生不相信老师真的会逐字看报告,直到看到赖老师细心一一挑出文章中的错别字,才知道老师的认真程度。

 除了「现代文选」课程,赖老师开设的采访写作课程也让学生印象深刻。赖老师自己都说:「被分到我的采访写作课程的学生都觉得又忧又喜,忧的是我的课很繁重,上课前得从报纸挑出五条重要新闻依序排列上台报告,并要写线索单,出外采访写稿,再交由老师批阅评分;喜的是,一年下来大家都很会写新闻了。」

 赖老师说:「我的课是会当人的,马虎一定过不了。」云门舞集创办人林怀民就曾表示,当年稿件被老师修改后还要重抄一遍,真是一件既麻烦又痛苦的事。

 而另一位知名的前新闻主播黄晴雯回忆:「在我的求学过程中唯一的一次不及格就是赖光临老师的课。」但是她也承认:「那次的教训让心高气傲的我学会了客观、谦卑,这是作为一个好新闻人的必要条件。」

 最让赖老师感动的是,一位二年级学生被当掉现代文选课,到了大四又来重修,而且每次报告都做了充份准备而滔滔不绝,赖老师给他很高的分数。他说:「我当学生的目的是为了激励他们自动自发。」

 

学生眼中最负责任的班导师

 -「赖老师很早就是7-11了。」-联合报系欧洲日报编辑组主任徐恒淑。

 虽然在课业上要求严格,但是日常生活里,赖老师却像一位朋友兼父亲的角色般,时时刻刻照护学生的需求。

 传天下传播管理学习中心首席顾问邱晓文这样形容如师如父的赖老师:「赖老师在校时在身边,毕业后他益发近距离,他到球场找人打球,与同学一起办学校活动,陪学生讨论课程内容,打电话鼓励海外留学的游子,安排退伍后的学生工作,还生怕你爱情不幸福。」

 畅销作家尹萍也说:「我清楚记得他在导师课上与我们讨论爱情与婚姻,你不一定同意他,但你不能不感动他的用心与努力。」学生在路上遇见赖老师,赖老师绝对叫得出名字来,每位同学生日都会收到赖老师的贺卡,学生毕业后如果赋閒在家,赖老师还会帮忙找工作,难怪联合报系欧洲日报编辑组主任徐恒淑说:「赖老师很早就是7-11了。」

 赖老师对学生无微不至的照顾也充分展现在系主任任内。民国七十年,赖光临老师接任新闻系主任一职,加强系务改革,他看到学生晚上在图书馆自习时只能倚赖天花板的日光灯照明,立刻将每张阅览桌上加装个别的台灯,再进一步添购复印机与冷气设备,这都是过去以来从未有的事。

 位于山上的传播学院大楼也是赖光临老师在担任系主任时向校长建议兴建的,当时他鉴于新闻馆建成已二十多年老旧不堪,「都是空心砖作成的,少有钢筋,每次地震我都得从二楼跳下来跑出,太危险了。」赖老师仔细勘察选择建地,地点若过于偏僻,又怕女学生晚上有危险,最后选定目前传播大楼所在地,落成之后每位新闻系教授都分配有一间研究室,开政大先河。

 

政大新闻教育的特色是宽厚待人

 -「赖老师开拓学生的人文视野,形塑学生的新闻操守,无言之教,影响学生的一生。」-《旺报》编辑组主任与作家孙玮芒。

 「有两件事证明政大新闻教育的价值。」赖老师说。

 第一件事,2009年二月,作家孙玮芒在中国时报写了一篇〈记得一场与魔鬼的交易〉,谈到他当年被一家日报高职高薪网罗,后来却因为对新闻理念不合而离去。孙玮芒在文章中写道:「我所受的教育是宽厚待人。」

 第二件事,同样也是发生在2009年,曾经担任台北市副市长的金溥聪也是接下一家媒体的高职,四个多月后也因为新闻理念不合辞职。赖光临老师谈到这两位都是政大新闻系毕业的学生,赞许地说:「新闻人重要的是坚持新闻理念,新闻事业不只争一时,更要争千秋。」

 他也认为现在台湾的报纸必须要作改变,过度重视社会新闻只会愈来愈弱,「你看外国有量报也有质报,它们是可以分开而存在的,你要区隔市场而不是老中青都要一把抓。」

 为了推举赖光临老师角逐2009年星云真善美新闻教育贡献奖,一呼百诺,许多门生都自动发起感言书写活动,一致推荐赖老师为对新闻界培育了许多专业人才。

 赖老师珍重地捧起这些如今在各媒体占一席之地的门生的纸上感言,字字句句流露出对老师的诚挚感念,他低头一一翻阅,久久不语,稍后抬起头时眼中闪动着感动的神采,轻声地说:「系友们的这些评语,是作老师最高的荣誉,也是一个反思的机会。」

【小档案】赖光临

  • 民国37年 考入南京政治大学
  • 民国47年 在台复学
  • 民国49年 政治大学新闻系学士毕业,留校担任助教后,升等讲师、副教授
  • 民国60年 升等教授
  • 民国70-76年 政治大学新闻学系主任
  • 民国76年 政治大学广告学系首届系主任
  • 民国84年 退休
  • 民国110年8月7日 辞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