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大学新闻学系

浏览人次: 4793

王石番 学海无涯勤是岸

※本文引自《提灯照路的人:政大新闻系75年典范人物》(2010年)

 【徐孟延撰稿】「那时候的日子真的很无趣,上课教公式、下课改作业,时间都被分割,觉得自己丝毫没有长进。」王石番回想起在彰化高职、嘉义女中当教员的日子,不禁如此感叹。

 就跟大多数人一样,王石番从师大英语系毕业之后,顺利的进入公立学校任职,然而五年下来,他渐渐感到日子的一成不变,自己也逐渐疲乏,彷彿失去了一切动力。「当时我真的很想换个环境,但研究所不多,不过我的语言能力不错,我想,英文跟传播结合应该会很有意义,而当时政大新闻研究所是全国唯一一个新闻传播相关的研究所,就成为我的第一目标。」不过,王石番也承认,当时他对于新闻研究所到底在学些什么,实在是所知不多。

 

This is an image在政大,遇见经师与人师

 经过一番努力,王石番终于进入了政大新闻所,他跟着班上其他九位同学一起认真的唸书。他说当时新闻所不只学生少,连系上老师也很少,学生跟老师们的感情都很好,当时除了李瞻、徐佳士、阎沁恒等几位老师之外,新闻所每年也有一、两位来自国外的客座教授,例如明尼苏达大学的EdwinEmery和密苏里大学的John Merrill以及Charles Clayton也都和学生互动密切,这些来自美、日的老师都学有专长,对台湾的了解颇为深入。王石番回忆当时所上的老师们,不禁讚「他们既是经师,也是人师。」不只严谨治学,更认真于教学,热心协助学生就业,并乐意为学生解决学业与生活的问题。

 王石番说,当时在系上客座的几位外籍教授除了把更多国际学术资讯带来台湾以外,也拓展了学生的视野,就连他后来出国深造继续念博士班,也是受到这些老师的鼓励与协助,为他的人生开了一扇新的窗。

 只不过,他当时真是没想到研究所的课业会这么繁重,「我算是非常乖的学生,从来没有叛逆过,作业也一定会交,可是书念不完,只好关在图书馆里一直念。」自诩为乖宝宝的王石番,对知识的态度却不只是安于「尽本分」而已,他对学习新知充满渴求,因此他不但钻研系上的传播理论、新闻史以及国际传播等科目,也对中外文学、传记、历史和社会心理学方面的领域多所涉猎,他回忆起当时政大有一门叫做〈现代文选〉的课程,当时他在课堂上读了很多课外书籍,他说这种跨领域学习,对开展自己的视野非常有帮助。
 
 硕士班二年级的时候,王石番考上中央社也考取高等考试新闻行政人员,不过他当时还在写论文,因此放弃了这些就职的机会。民国60年,电视媒体正要兴起,整个传播界蓄势待发,王石番的九位同学后来都陆续进入业界发展,只有他选择留在学界,先当政大的讲师,四年后,负笈美国明尼苏达大学新闻与大众传播学院深造。

 

去了美国才知世界这么大

 由于美国传播事业欣欣向荣,传播教育也很发达,进修之路,王石番除了美国不做他想。民国六十四年夏天,他顺利考取中山奖学金,获得公费的补助,便挥别了家乡前往美国明尼苏达大学就读新闻暨大众传播学系。

 由于当时美国大学不承认台湾的硕士学位,因此他必须重新从硕士班开始念起,「当时心理虽然早有准备,但是知道不被承认,心中还是很无奈。」怀抱着这样一点无奈,外加一些不甘心的心情,王石番在美国奋力用9个月的时间把硕士课程唸完,同时获准转入博士班,而他之前所修过的课程多属博硕合开,因此也能一并转移过去,两年后,顺利他修完博士课程,参加博士候选人考试。到了第六年,当他的论文已届完成,没想到身在哥斯达黎加的二弟竟然罹患癌症,王石番赶紧带二弟回到台湾,但这一返乡之行却耽误了他博士学位论文申报的时程,直到第七年才毕业。

 王石番在明尼苏达大学主修的是传播理论与研究方法,并副修传播历史。除此之外,为了学习更多社会科学相关领域的知识,王石番还到社会心理系、教育系甚至政治系等系所修课,他认为诸如社会心理学等其他社会科学,都能够带给传播理论更丰富的思考及挹注,因此,即使课业吃重,他仍不断跨系修课精进自己,尤其对于明尼苏达大学重视的实证研究,王石番更是下了一番苦工,他的博士论文也以量化方式研究政治传播相关主题,而这套知识当然也在未来随着他的归国,带回台湾学界教育给下一代。

 王石番回忆,出国留学真是一段很辛苦的历程,也是一项艰钜的挑战,「因为你的同学都是美国人,他们的语言能力都比你更好,文笔也很流畅,常常他们看一次就够的文章,我都要看三遍以上。」由于念的是人文传播科系,语言能力往往成为留学生最大的障碍,老师上课时所提及的流行文化或是当地历史,留学生常常鸭子听雷,有听没有懂。

 

回国教书是义务也是责任

 当年,在美国拿到博士学位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王石番细数当年台湾的博士只有七位,其他包括郑瑞城、陈世敏、汪琪、邝湘霞、彭芸、杨孝濚等教授。传播学术界随着当时时代背景正要起飞,王石番放弃了在美国找寻教职的可能性,回到政大新闻研究所教书,「我觉得自己拿着公费出国,有责任,也有义务要为国内的学术界尽一份心力。」他说。

 由于以前具备中学教书的经验,也有在政大当讲师的资历,王石番对于回到政大教书感到十分熟悉,而当时政府也十分礼遇这批海外回国的博士,给予他们的职称是「客座副教授」,以示尊重。

 回到政大,王石番老师一待就待到退休,这段时间作育英才无数,包括后来也成为学者的黄葳威、黄明蕙、陈婷玉等老师,以及中、新生代的主播马雨沛和林毓芝,都是王石番老师的得意门生。

 民国九十二年夏天,刚好佛光人文社会学院的传播学研究所需要人手,因此聘请他前往协助教学,「在佛光大学教书又是一个不大一样的经验。」他说,虽然佛光大学不若政大拥有许多资源馆藏,而且地处偏僻,但也正因如此,学生跟他的感情更为紧密,「因为没有其他地方可以用餐,所以我跟学生都常常一起在学校餐厅里吃饭谈天。」聊的内容则是天南地北,不论是知识或是学生生活里发生的困难、家庭的纠纷,王石番老师都适时给予建议。

 

在政大念书,是一辈子的幸运

 身为新闻研究所的老学长,王石番老师说,现在的学生,也就是新一辈的学弟妹们,普遍自我意识比较强,虽然比较有想法与主见,但他也不禁要提醒,「当学生最重要的还是唸书的本分。」

 虽然他知道许多学生因为经济压力不得不半工半读,也有学生是因为觉得唸书无趣而把重心移往他处,不过他仍强调,在政大最宝贵的事,就是尽量利用各式各样的资源,多多读书获得知识,充实自己。「政大新闻系的毕业生常常不是去当记者,而是能做别的专业工作,就是因为他在学校能够把握多方学习的机会,而不是把路走死。」

 一路走来,王石番老师从传播的后进成为先驱,他说:「在政大,我看到许多这个圈子的前辈这么努力,现在我也看到很多新生代一起投入,能够在政大教书,现在回想起来,真的,蛮好的。」他更表示,能够在政大唸书、教书,真是一辈子幸运的事。

【小档案】王石番

  • 美国明尼苏达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博士
  • 政治大学新闻系硕士班(58学年)
  • 民国72年 起聘
  • 民国87年 - 民国90年 政治大学传播学院院长
  • 民国92年 退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