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大学新闻学系

浏览人次: 5037

坚持新闻专业的「侠女」孙曼苹

※本文引自传播学院网站

This is an image 【传播学院殷美香报导】大四那年,一心准备进入新闻界工作的孙曼苹,面对台湾第一次能源危机、经济不景气,以及刚出版的《丑陋的新闻界》一书呈现记者招摇撞骗、仗势欺人的恶劣行径,开始对理应追求公平正义、展现文章报国的新闻业界心生犹疑。

 当时,政大新闻系教授、当了他们四年班导师的赖光临老师一席话:「你们就是要进去做社会的清流,每个人再去影响几个人也成为清流……」才让孙曼苹义无反顾,纵身跃进新闻界,再从「孙记者」变成「孙教授」。这些年来,她始终坚持──坚持新闻专业、让新闻工作是个令人尊敬的行业。

坚守新闻专业与价值

 回忆起过去在政大新闻系所受的训练,孙曼苹老师表示,除了理论基础、思考观点与实务工作之外,「更重要的是,老师们总在带领阅读、讨论与对话之中,慢慢建立一套新闻专业的标准,潜移默化间让学生知道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孙曼苹老师认为,这套传承数十年的新闻专业,不党、不私、不盲、不卖,是政大新闻教育很重要的价值。

 如今,即使面对新闻环境生态的剧烈冲击,八卦、绯闻等低俗新闻排山倒海而来,但孙老师仍不改其志,坚定的勉励学生:「要让记者工作成为令人尊敬,而不是让人害怕的行业!」她始终对学生耳提面命:千万不可因短暂的诱惑或压力,而轻易弃守新闻专业,同时也要有「三十岁前老板选你,三十岁后你选老板」的志气和能力。
 
放弃高薪重拾文字热情

 大学毕业后,孙曼苹老师曾在中广担任三年记者与编译,后经由当时总经理黎世芬的推荐,到新加坡电视台担任新闻主播。当时,新加坡主播待遇堪称优渥,生活环境也比台北舒适、悠閒的多,她也自诩「要做个有内涵的国际记者」。然而,事与愿违。

 
三年电视新闻生涯,孙老师发现新加坡境内、外媒体都受到新加坡政府管控,有违她在学校所学的新闻专业理念,再加上国家认同问题,让她感觉自己像是别人的传声筒,三年工作期满后,她决定不再续约。她回到台湾加入天下杂志,拾起无法忘情的文字工作。

 在天下杂志的七年时间里,孙老师亲历一篇报导从准备资料、采访、书写到出刊,过程往往经历无数次修改的煎熬及磨练。「每一次都很痛苦,但也是一次次蜕变与成长。」她回忆说,曾经有一位同事负责封面报导,前前后后被退了七次稿,到了第八次,这位同事有点赌气的说:「这次再不通过,我就回家生孩子了!」这篇经过千锤百鍊的报导刊出后,成为俞国华内阁任内最大金融风暴爆发时,各家媒体追踪后续发展唯一的消息来源,深具影响力。
 
培养社会清流

 孙老师说,这段期间工作的经验证明了一件事:「新闻专业与理念不是学校一厢情愿的想像,只要用对策略与方法,是可以落实在媒体实务运作中的。」

 1988年报禁解除、1993年有线电视开放后,各式各样的报纸、频道如雨后春笋,一时之间,舆论百花齐放;但也因媒体的恶性竞争,导致乱象丛生。目睹这一波媒体环境的动荡,孙曼苹认为「媒体改造」也许应该从最根本的新闻教育开始;因此,她返回母校政大,在新闻系传授广播概论、电视新闻制作、新闻编采等课程,并且指导学生实习刊物「栅美报导」。

 四年后,她远赴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攻读博士,三年后取得学位。至此,她更有能力、也更清楚媒体改造的取向:到源头去产制更多的「活水」,并且进一步实践恩师赖光临教授的那番话:「做社会的清流,也培养更多的清流。」

走出教室教学 深入在地

 从事新闻教学,孙曼苹老师喜欢尝试多样、整合式的实践课程教学。例如,在2004年她即实验结合进阶的采访写作和编辑课程,把学生带到文山社区田野里,磨练学生试着从在地人、在地情的角度,激发在地住民理性探讨社区经济发展与住家环保平衡的困境,也透过对耆老、文史工作者的请益、文献耙梳,让年轻学子看到在地常民的生命经验及价值,让在地新住民重新审视这个清末就有汉人移民到此打拚的地方人文风情,让学生通过「做中学」,学习创、作并行的实地操作,统合文字、摄影、版面视觉呈现等不同媒介形式及叙事手法,集结出版了《文山people》刊物,实证了社区传播理论中「透过行动、参与,让在地发声、为社区赋权」的论述。

 之后,「做中学」、社区传播的田野实践,更从台北政大文山社区拉到北部外劳、外配的工作场域,远到台南乡下的农村、农家。最近三年,孙曼苹师生再以「政在发声」之名,参与PeoPo公民新闻平台,从事莫拉克风灾台东原住民灾区重建的纪录报导。这些走出教室、走出台北的实验,无非是希望让学生能实际深入地方,去看看偏乡、草根人物实际生活的面貌,了解每个地方的历史、文化,实验性的落实关怀社会、为少数族群发声等作为。

 孙老师打趣的说:「我们以前上写作课还真的是上山下海呢!」虽然过程辛苦,但每当看到学生之后的成就,她就觉得一切都值得。孙老师认为,现在年轻人与土地的感情疏离,对自己生长的地方缺乏历史感,对自己以外的情境、人事物同理心不够。因此,她在教学中推着学生走出教室,与土地互动、培养感情,慢慢养成公民应有的基本素质。

留下历史纪录

 访谈中,孙老师兴致忽来,打开电脑档案中「道南桥」的旧照片,细腻的解说桥面设计、细数当年桥下旖旎风光、基隆金山淘金客与道南桥渊源的轶事。从她兴奋的神情、雀跃的语气,可以感受她与大地的强烈情感。道南旧桥犹如城南旧事,往事历历如烟,回忆嬝嬝而起;目睹旧照,孙老师发出一声怆然:「这些珍贵的历史资料,可能连政大学生都不感兴趣了。」

 如今,在学生实习刊物《栅美报导》、《文山people》,以及孙老师20年前为纪念传播学院大楼落成所制作的《薪传》等刊物中,不时可见这些充满地方上有趣且怀旧的人事物;字里行间除了情文并茂,更显示了孙老师的另份坚持:为社会留下历史纪录。
 
走入田野做研究

 2000年之前,孙老师的研究重心延续博士论文的主题,关注青少年新媒介使用,包括观看电视与家庭人际关系之研究,以及关怀青少年观看电视、使用电脑与家庭生活等议题。直到921大地震发生,孙老师的研究领域几乎完全转向。

 孙老师说,921发生后,当时的台湾、灾区的民众设法从破垣残壁中积极重建社会秩序;目睹此状的孙曼苹心想:「我能为社会做什么?」

 经一番反思,让她对学术研究有了新的体悟,「阅听人分析可以在研究室、冷气房里完成,也有很多人在做,并不缺我这一个。」但多次进出中部灾区,看到灾后在地人自发性办报发声非常活跃,她查找文献,想知道台湾这种「从在地发声」传播现象的源头,这才发现,台湾的本土社区媒介、小众传播研究很少人在做。

 她心念一转,想到了朱谦老师。孙老师说,朱老师当年从美国带进行为科学研究之风、在政大「客座」教学,他做的第一个实证研究,就是借了一台电视机,与徐佳士老师等人到还没有电视的邻近乡村深坑去做实验研究,「这才是真正的做研究啊!」她更加坚定,将研究重心转往社区传播、公民媒介等参与式传播上。

在地素材 台湾观点

 研究转向之后,孙老师重温记者时期上山下海的勇猛。她常年持续奔赴921灾区,在灾后重建过程中除了协助地方办报,也顺便好奇观察,进而看到社区媒体俯拾即是的盛况,包括早在60年代中即出刊的南投埔里《水沙连》,以及地震后出刊多年的《员林乡亲报》、品质胜过商业报纸的《中寮乡亲报》等。她深深被在地人想要被听到、被看到的热诚与坚持所打动。

 「这些小媒体也应该被学术社群看到,甚至被国际看到、讨论,」在孙曼苹老师眼中,这些活生生的在地实践经验,才是最能够显示台湾观点、特质的媒体风貌之一。
 
做有生命的研究

 正因如此,孙老师展开社会关怀的在地研究。例如,她从《水沙连》杂志与《希望‧埔里》社区报的经营过程,探索社区媒介如何扮演公众服务、维护社区关系的角色;又例如,《员林乡亲报》如何达到社区传播的目的、来提升当地民众的媒体素质,让社区居民在实际参与过程中拥有表达的权力,实现「赋权」(empowerment)的意义。

 「这一条深入田野、走进土地,与部落亲密接触的研究之路,在传播领域目前的学术环境中既不容易、也未必受到重视,同好不多,可以讨论、对话的也不多。」2009年,孙曼苹老师的学术寂寞行走,终于走到灯火阑珊处,而且挺进两岸三地的华人学术世界一方空间。

研究缔造学术外交

 这年,孙老师参与香港中文大学主办的「新媒体事件」工作坊,来自港、中、台三地的学者聚在一起,针对彼此的研究做交流。孙老师当时分享了台湾近年来公民新闻的实践经验与社会意义,将她长期投入社区传播研究诠释告诉大家,吸引香港与大陆学者对台湾公民社会、在地媒体参与文化的关注,是一次成功的学术外交。

 
在这次华人地区的学术交流中,孙曼苹老师也从其他学者获得深刻的反思;例如,她从中山大学艾晓明教授长期拍摄纪录片关注偏乡爱滋病患者,揭露中国「血浆经济」现况的勇气与坚持,让她为之动容、敬佩不已,也再次刺激她思索学术与行动的意义。

 
2010年,孙曼苹的学术对话机会从华人传播视野拉到了澳洲学术界。这一年她应邀以keynote speaker身份、到Griffith大学「创意社区II」研讨会上,报告她与新闻系学生在原住民部落进行莫拉克风灾灾后重建记录的行动研究,与在场人士针对师生去部落之行动、参与的操作实践有番精彩讨论,让双方在不同文化脉络下,对多元文化主义、族群传播、草根传播自主性等议题重新有番体认及开启再思索的空间。

 
孙老师认为,无论是公民记者的工作,或是学术研究的目的,「回归到本质都是在解决当下的社会问题,」她自我期许,学术工作者尤其要能掌握社会脉搏,与常民同一呼吸节奏,「真正的研究应该走进现场,实践更深层的社会关怀。」

 
尽管未来的学术研究之路还很漫长,但孙曼苹老师的路途街灯已经开启。她希望透过学术界的参与及行动,培养社区凝聚力量、传播自主概念及实践,建立草根、偏乡、原乡族群的文化认同及骄傲。
 

昔做清流今做关怀

 在教室里,孙老师拾起心中新闻戒规,坐而论道;走出教室,她对新闻的热情始终不灭,起而力行新闻、传播价值。即因如此,她被一群政大在职专班学生,尊称为「侠女」。

 「侠女」策马,纵入学术山林。多年前的她进入江湖,是为了坚持新闻专业与价值,力行做社会清流;此刻的她,二进江湖,除了再次身体力行,她的视野与格局更辽阔、更人文,因为她胸中有更浓的社会关怀。

【小档案】孙曼苹

  • 美国俄亥俄大学电讯传播博士
  • 专长:媒介内容之企划、制作与呈现、数码数据库内容之建构、传播新科技与社会变迁、台湾报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