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bit

瀏覽人次: 1041

王力行 深耕雜誌四十年

※本文引自《提燈照路的人:政大新聞系75年典範人物》(2010年)

 【新聞系許以頻報導】從早期擔任各類知名刊物如《綜合月刊》採訪編輯、《婦女雜誌》任總編輯,以及《時報雜誌》副總編輯;後來更創辦國內財經雜誌翹楚《天下》雜誌及《遠見》雜誌,引領國內讀者深入了解全球趨勢報導,政大新聞系第二十七屆系友王力行深耕雜誌四十年,她在雜誌界的成就,系友幾乎無人出其右。

 雖然已經從第一線採訪記者退居新聞室幕後,《遠見》雜誌發行人王力行仍定期在雜誌上分享讀書心得,讓更多人體會閱讀的美好。她表示:「閱讀是增進知識最簡單的方式,只要願意就能夠做到。」
 

對人感興趣是想當記者的原因

 對人感興趣,是王力行決定考入政大新聞系的原因。

This is an image 從中學時開始,她就有了想當記者的念頭。當時的英文老師在課堂上曾表示過自己最尊敬的幾種職業,令王力行感到驚訝的是,除了醫生、老師外,還有記者這個職業。

 回憶起當年老師所說的一段話,王力行表示,因為做一個記者除了可以採訪很多人,寫的文章也有很大的影響力,是一份值得尊敬的職業。英文老師的一席話,讓她開始朝著記者這個目標前進。

 王力行說,當時社會環境比較單純,報紙也只有數得出的幾家,課外活動少之又少,因此工作選擇取向也相對單純,選擇進入新聞系念書就表示「唸新聞系就是要出來當記者的」。連暑假參加救國團的活動,都是先受訓然後去做隨隊記者。

 大學期間,幾位老師的諄諄教誨至今仍深刻影響王力行。當時新聞系系主任是王洪鈞老師,負責新聞學概論的教授,也是至今影響王力行最深的老師之一,她說:「他給了我們很好的入門架構,讓我們知道新聞是什麼。」

 她特別提到,王洪鈞老師最讓人記憶深刻的一段話,就是告訴學生,做一個記者要「樂觀、積極、奮鬥」。當時,王力行不懂得這六個字的意涵,直到後來自己真正當了記者,經常往返世界各地採訪,經歷了許多挫折後,她才了解這六個字的真諦。這讓她體悟到,老師是在告訴他們,做一個記者不僅要積極主動,當遇到挫折時要樂觀以對,面對所有艱難的環境都要奮鬥並且鍥而不捨。

 「雖然聽起來簡單,但現在覺得做起來真的很不容易呀!」面對當今雜誌市場競爭激烈,王力行感概地說。

 前新聞主播羅大任當時也是王力行的老師,由於羅老師當時是最早出國念廣播電視回學校教書的老師之一,因此帶給學生們很多新穎的想法。

 王力行表示,羅老師讓學生們看各種不同的電影與文學著作,藉以教導他們新聞導言的寫作方式。例如,電影的開頭可能充滿懸疑的氣氛,也有可能是對比的方式,有的開頭是則是衝突場面, 這些就彷彿新聞導言寫作般,用各種不同方式為名為「新聞事件」的影片開場。

 這樣的教學方式對於王力行來說非常具啟發性,在日後雜誌領域中的專題新聞寫作時,也特別有體悟。

 此外,知名口譯專家吳炳鍾也是當時在新聞系擔任新聞英語課的老師。王力行提到,吳老師因為常出國所以見識廣,上課時不只是教授英文而已。除了就知識層面的教導,也會從英語談到音樂、也暢談世界各地不同城市的所見所聞,只要提到某一個地方,吳老師就有許多故事可以講。

 王力行說:「他打開了我們的眼界,對 我來說非常有啟發性。」她表示,吳老師教學自由活潑,還曾說過:「如果學生考 試不及格,不是學生的錯,那是老師的 錯。」這句話讓她備感深刻。

 有趣的是,因為對「人」有興趣所以考入新聞系,但是王力行也表示:「如果重來的話,我可能會選心理系吧!」

 

立志投身雜誌業,堅持深耕四十年

 民國五十六年畢業後,王力行先到老師張任飛的《綜合月刊》工作,之後曾先後擔任《婦女雜誌》總編輯、《時報雜誌》副總編輯,並於民國七十五年合夥創辦現在的遠見‧天下文化事業群,至今於雜誌業深耕了四十年。

 王力行表示,小時候受到母親影響,家裡常有各種不同的雜誌和中外名著,因此對於雜誌產生莫大興趣。

 畢業後的第一份工作是大學老師張任飛所辦的《綜合月刊》,當年《綜合月刊》是國內雜誌一時的翹楚,王力行說,張老師的遼闊視野及國際觀,帶給她工作上很深遠的影響,這也是她日後持續在雜誌業深耕的重要原因之一。

 相較於擔任報紙記者,王力行表示,她很清楚自己個性不適合跟別人去搶新聞,也比較想要透過專題的方式完整報導新聞。因此,從民國五十九年擔任《綜合月刊》編輯後,便開始投身雜誌業,一做至今就是四十年。

 念大學時,當時的社會思想給王力行一種印象,男生當記者的就是要跑社會、體育、政治線,女生則是要跑教育、藝文線,「但真正當了記者以後,什麼都要跑。」她說。

 剛到《綜合月刊》工作時,各類領域新聞都要跑,從教育、音樂、財經,甚至是棋藝類的新聞她都曾寫過,雖然因此而接觸不同領域的專家,但卻缺乏深度。

 進入《時報雜誌》後,雖然也是綜合性雜誌,但是由於有海外版,因此新聞內容所要探討的問題層次更高,增加她寫作的深度。後來,她到香港工作,除了接觸到不同領域中形形色色人事物外,更經歷了越戰時期,難民們一波波湧入香港後產生的問題,以及見證到當年中國大陸文化大革命後,許多人偷渡到香港為求生存的情景。

 這些難能可貴的採訪經驗都讓她的視野更加寬廣,更能從新聞專業的角度來思考問題。多年來,她投身在讀者定位不同的雜誌中,便是鼓勵自己用專業的態度不斷地學習,繼續向未來邁進。

 

優秀記者懂得採訪技巧更懂得閱讀

 從學生時代便養成閱讀喜好的王力行,她回憶,當時因為家裡窮,圖書館裡面的藏書是很好的課外資源,自己除平時上圖書館找書看,還會不定期到當時台北市有名的牯嶺街舊書攤買書。

 早期政大新聞系隸屬於文學院,因此班上有很多喜愛文學創作的同學,王力行則是喜愛閱讀各種不同文學作品,回想當年閱讀經驗,她強調,多閱讀文學作品對於寫作有很大助益。

 王力行引述教養專家洪蘭的話:「閱讀就是在每個人腦中築一個知識的鷹架。」她表示閱讀的成果是緩慢堆疊起來的,堆積越多,就可以連結,「觸類旁通」就會產生。人腦也像電腦一樣,沒有輸入就沒有輸出。

 每個月固定為《遠見》寫專欄,內容主要是王力行分享自己看書的心得。她最佩服的記者就是暢銷書《世界是平的》作者湯馬斯‧佛里曼(Thomas L. Friedman),因為他雖然不是學新聞出身,但他關懷社會,靠著豐富的知識和努力,從記者到作者,連獲三次普立茲新聞獎。在《遠見》雜誌的專欄中,王力行這樣描述湯馬斯‧佛里曼「走在世界的前端,指引讀者未來的趨勢」。

 她也勉勵現在的年輕人,知識是可以用後天的閱讀來補足的,只要從自己有興趣的部份開始閱讀,必定會積沙成塔。尤其是記者,藉由閱讀可以觀察整個事件的全貌,「會自然而然成為工作能力的一部分」,這是她對記者很重要的期許。

 

把記者工作當作志業,報導以人為本為重

 從早期大家對記者無冕王的敬畏,如今社會開始對媒體提出諸多批評,王力行表示,現代媒體經營確實相當不易,一方面有商業營運的壓力,另一方面又受到科技發展的挑戰,但是,「媒體也沒有叫苦的權力,它也像任何一個企業,經營不善,就會被淘汰。」她這樣說。

王力行也憂慮,現在的新聞要的就是衝突、反常;例如,有的記者採訪政府官員時,最希望知道的是「他有沒有講錯話?」而不是該官員說的話有沒有意義。她表示,一個媒體應該要思考,除了專業素養外,新聞內容對讀者群、對社會有什麼意義,以及這些是否跟大眾的利益相關。

 「天底下沒有比記者再好的工作了。」王力行說,她認為記者除了能藉由報導做出對社會有意義的事,也是一份「人家付你薪水來讓你不斷學習」的工作。

 如同醫生這個受人尊敬的職業,王力行認為記者也是要用專業來贏取他人尊敬。她勉勵學弟妹,一位認真的記者所寫出來的新聞具有影響力,不僅能讓人重視,對社會也是正面的。報導時要「以人為本」,不論是好消息或壞消息,都應該要展現事件背後的意義,例如:一個殺人事件不只是有血腥的畫面、悲憤的心情,更重要的,是帶給社會的教訓是什麼?

 她也提醒學弟妹,雖然未來工作可能會遇到各種不同的情況,也有可能會受到媒體不同的立場控制,但「不要一味的成為傳聲筒」,處理每一則新聞時要有技巧,爭取別人的認同。

 「把記者當做一份『志業』,才能夠有使命感,這是你的熱情和努力下去的動力。」多年來,王力行正是靠著這樣的熱情與使命感投身媒體,她也勉勵政大新聞系的學弟妹,未來投入新聞工作時,時時不忘自己的使命感,藉由專業報導帶給社會正面的影響力。

 

【小檔案】王力行

  • 民國56年 政治大學新聞系畢業 
  • 最高學歷:政治大學新聞系
  • 經歷:《婦女雜誌》總編輯、《時報雜誌》副總編輯、創辦遠見‧天下文化事業群、遠見雜誌和天下文化發行人兼總編輯、《哈佛商業評論》全球繁體中文版總編輯。
  • 相關新聞:2009.03.31 培育國際新聞人才 《遠見》王力行回饋母校。政大校園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