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bit

瀏覽人次: 1063

碩士班-民國63年入學系友

謝瀛春 陳麗香 孫曼蘋 廖風德 凌澤沛 張讚國 翁台生 朱邦賢
徐恆淑 林紅李 吳駿 盧世祥 湯克遠 羅文坤 陳昌國 黃福田

This is an image
 

多彩多姿的新聞所歲月

 我們那一班很特別;入學考的前五名(那時候的榜單是依錄取名次高低排列的)被當年應屆畢業的新聞系34期包辦了。這個紀錄可能是空前絕後的,當時新聞系34期的班導師賴光臨老師真是高興得要命,的確是「孺子可教,不辱師命」(抱歉!好像有點厚顏。)。這五人是謝瀛春、徐恆淑、翁台生、吳駿、孫曼蘋。

 其實,特別的還多呢!勤學好問是其一;大家除上課堂聽講抄筆記、課後詩論跑圖書館(新聞系圖)、到社資查論文,幾乎有空就圍著楊孝榮老師東問西問,而楊老師的大型計算器則被我們輪流敲打著。當時的傳播研究方法和傳播統計學都由楊老師開授,也是大夥兒費時最多、啟發甚大的兩門課。徐佳士老師的傳播理論,每一週要寫論文摘要,篇篇英文的經典名著至今仍記憶深刻、受用無窮。李瞻老師的國際傳播,開啟了大家對太空傳播(現為直接衛星等傳播科技的領域)的認識和興趣,許多同學後的報告都或為李老師主編的「國際傳播」一書的篇章。當時,大家不只增進了英譯中的能力,還有稿費可領。這對大多數經濟拮据的研究生而言,實在是一大福祉。

 跨所選課開風氣之先是其二;大家經常「成群結黨」到外所修課,這種情形在當時各所的研究生中並不普遍。竟出現教育所林文達老師開的課,班上全是本班同學,至於吳靜吉老師和黃國彥老師等的課上,也可現到我們的蹤跡,其他像經濟、法律、外交等所亦不例外。廣泛學習開放討論是其三;我們那一班有五位女同學、十三位男同學,大家經常在課後聚在一起討論功課,敏忠「飯店」、新聞館或男生研究生宿舍裡都可看到、聽到新聞所那一班的辯論。

 有時候,企管所、公行所和邊政所的室友也會加入討論。本研二的暑假,大多數同學的論文題目都有子著落,一則因楊孝榮老師的研究方法給了紮實的訓練,二則是拜此「臭蓋」、「辯論」之賜。

 情誼深篤心無城府是其四;我們那一班就因為學習在一起、遊戲在一起,研二時就出現了後來結為夫妻的班對 (朱邦賢和徐恆淑)。 另一對班對也在研二時公開,只可惜緣份不夠,後來彼此的另一半都不是自己人。

 無分男女,都會毫無保留的幫助彼此渡過學科考、做調查、跑電腦、寫論文的種種關卡。難怪全班十八人中,有十二人能在研二的暑假相繼通過口試畢業,沒畢業的多數為了半工半讀,而延後畢業。堪稱電腦專家的郭勝煌、統計高段的羅文坤、邏輯頭腦的湯克遠、放射思考的吳駿…,的確發揮了助人臂的功效。孫曼蘋、謝瀛春甚至幫陳昌國做問卷調查到蘭嶼去;當時,還有教育所的蕭文、洪瑞雲、譚天瑜,邊政所的張駿逸,台大化工所的區迪頤和新聞系34期的林小雅等,大夥兒搭軍艦,頂著十五級的風浪,在海上航行十多小時後,個個暈船,吐得七葷八素,想來昌國兄該有「患難見真情」之慨吧!畢業後,吳駿、湯克遠和翁台生還合作成立了龍年出版社, 朱邦賢還以朱景行的筆名譯了些書。數年前,吳駿、羅文坤和新聞系34期的陳春木、潘思源合辦過「台北新報」。在此之前,吳駿創刊的「台北一週」,也時有我們那一班同學的身影。

 快樂的日子多是其五;那時候,讀研究所最快樂的是,思想的啟發、知識的鑽研、同儕的激勵及師長的指導。這些追求學問的心靈滿足,孕育了歡愉的氣氛,因此沖淡了經濟困窘帶來的物質壓力。

 所幸,還有每個月一千五百元(全班均分獎學金)的貼補,加上常在一起分攤吃合菜的打牙祭,才能免於「面有菜色」。當然,在諸多知性感性的聚會中,總少不了楊孝榮老師和「小楊」(楊老師的大兒子,那時才兩歲左右)。此外,考完科考集體去看古龍小說改編的「流星蝴蝶劍」武俠片,寒假結伴在合歡山的冰天雪地中健行......都帶給大家歡樂無比的調劑。

 人生即當如此,把握十今朝,來日分手時也就無怨無悔。我們那一班的確掌握了「活在當下」的哲理,在那個時代滿特別的,即使是今天,也很特別!

 (本班的聯絡人是朱邦賢,但因他公私兩忙,無法撰稿,為免本班在專刊中留白,空留遺憾。本人只得匆促提筆,疏漏難免,謬誤未知,但求大家多多包涵!)

 (執筆:謝瀛春,1995年)(編者:謝瀛春老師2013年1月16日逝世於新北市)

This is an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