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bit

瀏覽人次: 919

碩士班-民國61年入學系友

鄭自隆 蔡格森 陳傳非

憶當年

 本班是新聞所的「異數」,-- 人數最少的一班,只有三位同學。

 我們事實上和前後期學長學弟一樣,都是錄取五個人,但蘇福欣與黃福田先去當兵,再加上沒有前期退伍回來復學的,所以只有三位註冊上學 -- 蔡格森、陳傳非、鄭自隆。

 人少,而且當研究生必不作興來什麼活動,所以三個人都成「孤鳥」,蔡格森熱衷擊劍,常翹課打西洋劍,陳傳非在外面還兼有工作,所以必不常碰面,因此上課出席率最好的是鄭自隆。當時有位客座教授 Edwin Emery,鄭自隆常和他四目相對,因為其他的人都翹光了。

 最值得回憶的上曾虛白老師的課,曾老師當時年歲已高,不方便來校授課,選課的同學必須到老師家上課,老師家在仁愛路空總附近,因此每週一次我們必須搭指南客運,在新生南路下車,沿著綠樹成蔭的仁愛路走到老師家。印象中老師家在二樓或三樓,當時老師剛過完八十大壽,客廳還有總統的壽屏,我們就在壽屏前的桌子上課,師徒坐定後,老師就取出「民意原理」講義,逐字抑揚頓挫的號朗讀,我們就在旁邊振筆急書,盛夏溽署的午后,每週一次我們就在電扇的嗡嗡聲與老師的唸書聲中渡過。

 老師喜歡和同學照相,照片(一)中坐者是老師,左邊是蔡格森,右邊是鄭自隆,照片背面老師題字「曾虛白攝贈」,當時老師還很康健。

 當年研究生還有一盛,董顯光先生獎學金開始辦理,獎學金金額高達兩萬元,兩萬元在當時可是一筆大錢,當時報館的新進人員薪水好像才三、四千元,大學講師也五千元左右。這筆獎學金是協助研究生寫論文用的,當年楊孝榮老師挋量化研究的題目,量化要作調查跑電腦,都得用錢,這筆錢對苦哈哈的研究生可是「大補丸」。

 鄭自隆趕著兩年畢業,於是也申請董顯光先生的獎學金,也錄取了。照片(二)是領獎典禮的合照,地點在中央社,前排中坐著是基金會董事長曾虛白老師,曾老師後面站著是黃肇松,黃肇松右邊依次是蔣永元、易竹、鄭卓英、鄭振 煌、鄭自隆等新聞所的師兄弟。

 對於得獎,鄭自隆似乎特別有緣,碩士班得了第一屆董顯光先生獎學金,博士班得了第一屆吉星福、張振芳伉儷獎學金、這個獎學金是由孫震先生擔任基金會董事長,李瞻老師負責執行。

 時間匆匆,鄭自隆唸了兩年,六十三年畢業去當兵,蔡格森喜歡在學校擊劍,於是多留一年寫論文,六十四年畢業再去當兵;傳非也唸了三年,他是先當兵再回來唸研究所,所以畢業後就去工作,陳傳非在學校時常向蔡格森、鄭自隆「吹牛」當兵時的神勇,說他是預官幹副連長的第一人。

 現在蔡格森在民生報擔任副總編輯,陳傳非在美商公司擔任公關主管,鄭自隆在母校廣告系擔任副教授。蔡格森與鄭自隆倒常見面,陳傳非成了斷線的風箏,所有他的消息都是輾轉聽來的。

 至於我們同屬錄取,但卻無錄「同窗」的同學,蘇福欣在母系教書,黃福田原先擔任國民黨台北縣黨部主委,一方面應酬多酒喝得多,另方面和民進黨「鬥爭」也挺累的,結果在台大醫院休養一陣子,現在調回省政府服務,比較閒, 打電話都能找到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