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bit

瀏覽人次: 1898

大學部-第27屆(民國56年)系友

林志炯 賴俊達 盧申芳 盧淑 劉玉磬 劉乃游 廖光復 鄒宗男
楊楚光 楊嘉慶 馮志強 游宏忠 傅晉平 陳世敏 張全聲 唐大鈺
洪平峰 林忠明 林世敏 阮志強 吳鐵虎 任玉 王道平 王世豐
王力行 唐眉 陸宇琦 王國添 吳恕 李月鳳 丘從輝 王友三
何鉅華 沈金順 方鵬程 周嘉川 林煌村 姚于一 洪昌文 陳道忠
馮儀娟 黃生光 葉觀仕 劉惠英 鄭傳明 謝璲嶸 鍾璉 鍾陳達
韓燕 周友蘭 張凱玲 李淑貞 朱月玲 孔祥萍 曾素馨 莊明理

This is an image

平淡的四年

 第二十七屆入學,歲次癸卯,還可以嗅到美國總統甘迺迪電賀新聞館落成的餘熱。新聞館落成一年餘,巍巍三層,算得上當時政大最宏偉的建築之一。進門左廂是報業資料陳列館,有曾虛白老師題記的大理石屏風一塊。右廂禮堂,有透氣孔式的鐵皮折疊椅。講台對聯還記得嗎?答案見本文末尾。沒有橫幅,可是人人知道橫幅應該是「樂觀、忍耐、奮鬥」。

 這些都是前人所做的。「生於憂患」和中年交棒的呼聲淡了。第一家電視台已在一年前開播。對二十七屆而言,癸卯年真是平靜的一年。學生的組合依舊:台生三十人,僑生三十人。

 報上說最年輕的大學生在我們班上,這才讓我們轉身四望,發現女生人數太少,而唐眉被系辦誤記為女生,王力行被記為男生,大概是我們這一班入學時僅有的笑談。誰人能預料,不過數年,新聞系男女生比例從此維持在一比二,甚至一比三的女生多數局面。

 日出日落。吳相湖老師、吳炳鍾老師下課了。文星書店的「民國政治人物」一書正風靡著大學校園。在那個時代,書裡的史實敢說出來,連我們這些毛頭小子都不禁要捏著一把冷汗。

 聽說老師數年後黯然離開,就是這本書說實話而賈禍。「看得準,交得穩,捨得丟」九字箴言,好像不適用在老師您自己身上呀!吳炳鍾老師一派斯文,帶著當時少見的新式金邊眼鏡,開始教授怎樣使用韋式字典。一個「狗」字足足講了三個星期。想到英文單字何止數十萬,不禁令人……,日後韓燕改唸語文矯治學,猜想與吳老師的教誨不無關係。

 政治學、經濟學、國際關係、理則學、社會學、心理學、統計學。歐陽醇老師身邊,總是簇擁著一堆人在問問題。他說:「每一則新聞都要跟截稿時間競賽。」替于衡老師提公事包的,不曉得為什麼總是上兩屆的陳鐵輝或下兩屆的鄭瑞城──就是沒有二十七期的人。三國演義開場白那首詩,不但出現在老師的報紙人物特寫文章裡,也出現在我們的採寫筆記裡。

 二十六期的張齊清,又踱過來談詩了,還有新聞系的趙秋實、孫鍵政,西語系的王潤華、林綠。他喚小水溝醉夢溪,使政大名揚四海。醉夢溪成為許多大學生(包括他校學生)出國留學時魂牽夢縈的焦點。接著,二十八期的林懷民也施施而來。感覺上,他待在我們班上的時間比待在他自己班上還要長。他有說不完的故事,寫不完的小說,也曾在四維堂以貝多芬第九號交響曲跳了一齣芭蕾舞。男生跳芭蕾舞,可是新鮮事。政大人上上下下,眼珠子都快掉出來了。

 一天天,一年年。韓燕總是坐第一排位置。她的筆記無人能及:字跡工整、語氣連貫、該記則記、絕無贅語。另一堆人躲在教室一角爬格子賺稿費。寫詩的是方鵬程、葉觀仕:寫散文的是吳恕、林世敏、洪平峰;寫小說的是盧淑、周友蘭、李月鳳(以上名單,如有疏漏,歡迎來函更正)。張任飛老師以他獨有的熱情談辦報、談新聞寫作。他說:「沒有壞題目,只有壞文章。」這位中國亨利.魯斯與政大新聞系關係之密切,遠遠超過了一般的兼任老師。

 他提攜了我們班上的王道平、王力行、韓燕,也造就了早一期的皇甫河旺以及後屆的鄭瑞城、翁台生、黃年、胡遜、汪琪、翁秀琪、黃沁珠(對不起,沒有按排行順序)。

 第一次全班郊遊,去林口竹林山寺。羅馬世運會現場轉播消息傳來,林世敏噙著淚在黑板上寫著:「C.K.Young輸了!」他應該得到「年度最佳新聞標題獎」。

 離校四分之一世紀後,二十七期差可告慰列祖列宗。始終留在新聞工作崗位上的,有賴俊達、馮志強、盧中芳、楊楚光、王力行、吳恕、楊嘉慶、劉玉磐、劉乃游、陳道忠、黃生光、陸宇琦、方鵬程、唐大鈺、阮志強、任玉、王世豐、周嘉川。

 後來王力行跟張金聲結婚、任玉跟阮志強結婚,盧淑跟陳世敏結婚。歲次癸卯及其後三年,真的是很普通、很平淡的。

(註;上聯是「集中西文化菁英研求學問」,下聯是「究天人思想真理貫徹知行」)

(執筆:陳世敏,1995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