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bit

瀏覽人次: 2340

大學部-第30屆(民國59年)系友

羅蘭 韓應寧 鍾榕桂 鍾振昇 謝淑美 應小端 賴欽芳 葛立堂
葉映紅 黃敬質 黃永傑 馮月嫦 雲大植 陳惠美 陳素瑛 章玲香
梁嘉木 張麗華 張偉驪 康武吉 姜金龍 邱榮源 林德基 周安儀
周奇 汪國通 李敬容 李明雯 呂理甡 吳怡青 申佩芸 鍾行憲
鄧昌智 慕玉玲 劉懷明 黃寶珠 程榕寧 陳錫安 許幼蘅 張建美
張國芳 翁秀琪 烏榮復 徐錦禮 胡宗駒 周坡麟 朱錦文 王黎明
王文龍 羅慶傑 黎沃達 劉煦中 雷啟榮 葉日新 陳德嫦 梁均
李春文 李立德 吳禮邦 吳秀娟 江麗梅 石純純 陳永明 黃其贀
黃淑嬌 潘兆康 蔡秀秀          

This is an image

憶當年

 突然發現我們這一班從政大新聞系畢業馬上屆滿廿五年時,覺得小學作文時所用的陳腔濫調還 真管用, 因為我當時的心情只能用「光陰似箭,歲月如梭」來形容。

 十五年是四分之一個世紀,是人生歷程中一段不短的時光, 以我個人來說,足以讓我的真牙少了一半,平添許多白髮,身材也從大學時代的「扁身」變成了「有肚」。堪稱告慰的是,一直做本行的工作,在新聞界作一個樂在其中的編譯。

 回想起來,我們這一班無論台生、僑生,可以說是大家相當投緣。從大一開始,無論住校、通勤,大家感情都很好。放假的日子,同學常互相串門子,總不會撲空。「永和幫」勢力最大,共有五人住永和------王黎明、梁嘉木、黃敬質、張偉驪和應小端,過了中正橋即可找到葉映紅。如果要郊遊,我們還有北投「山寨」可以落腳------到李明雯家打乒乓球,去黃永傑家洗溫泉浴。

 提到本班同學投緣,辭一事不可不提,因為這是同學投緣的最佳註腳。本班共有十人終身大事不假外求,在月老撮合下畢業後步入結婚禮堂。他們是葉映紅、雲大植;許幼蘅、胡宗駒;張麗華、黃敬質;謝淑美、康武吉以及劉煦中和潘兆康。

 這五對的羅曼史中又有一段不能不提,那就是黃、張戀史。話說黃敬質君子好(愛好打籃球),看中了小淘氣張麗華。深怕人隔兩地,愛情褪色,情勢生變,乃重託鍾行憲、黃永傑、應小端三人代為照顧張麗華,而且規定必須三個人一起行動,互相監視。這三個頭腦簡單之輩竟然滿口答應,從此無寧日矣!無論郊遊、看電影、打牙祭都得帶著一個「累贅」,這個累贅意見還多,其苦可知。好在服役畢竟有年限,這三人的「刑期」也很快屆滿,重獲自由,不像黃敬質接著就始服無期徒刑。回想起這段塵封往事,我們也蝴自我安慰說,我們也曾年輕過,懂得為朋友「兩肋插刀」。

 本班的另一特色,大概是編譯最多,做過編譯者包括葉映紅、梁喜木、鍾行憲、器理甡、韓應寧、劉懷明、石純純、應小端等人,有些現在還在崗位上。姜金龍的翻譯影片字幕工作,也與這一行有關。以工作單位而言,本班曾在聯合報服務最多,包括葉映紅、雲大植、黃永傑、康武吉、葛之堂、許幼蘅、邱榮源、鍾振昇、鍾行憲、韓應寧、應小端、呂理甡等,有些現已離職。

 廿五年之間,無論同學是否在新聞界工作,都在本身工作上成為中堅份子,好多同學已為行政主管,為本班增光。畢業後同學或許各分東西,但總有熱心人士召集大家聚會。畢業廿五周年的聚會已在籌劃中,大家再次相見,自會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我們盼望這一天的到來。(執筆:應小端,1995年)


甜酒滿杯:新聞系30期的「男」切面

 碧潭、深坑、福隆、指南山、公館「東南亞」戲院依照中國人的版圖觀念,這些都是新聞系三十期的外蒙古,而北方餃子館就是本班的首都,住校「男」生夜晚出沒之處。

 那些往事是幾年前的呢?不想數,也不堪數,而又何必數?我們都還年輕,不是嗎?八十二年夏天在台北的聚餐,八十三年除夕在洛杉磯的聚會,大家都沒變,雖然有些人(腰圍)較「中廣」一點,有些人較聰明(絕頂)一些,但是個性依,話聲依舊,指南山下時佘的樣子也依舊。

 陳年往事堪回味。男生第一次見面在第五宿舍,大夥兒炫耀自己是第一志願進入政大新聞系,獨有黃小弟(敬質)不急不緩地說:「我是因為進別系沒把握,所以填新聞系第一志願。」一句話點亮了他一輩子的瀟洒。

 記得洪健昭老師說,晝伏夜行的,除了小偷、酒家女外,就是新聞記者。一群「未來的新聞尖兵」,白天上課幾乎不出聲,到了夜晚,活然在宿舍活躍起來。豆花、香肉不過癮,成群結隊上「北方餃子館」,飲酒作記者狀。當然,班上女生也常來應酬。說到飲酒,聞到酒香,自然憶起緬甸僑領林德基每酒必醉,醉後行走的「英姿」。

 這位淪落祖國的異鄉人,看多了瓊瑤的小說,活學活用「瓊瑤語錄」,什麼「一股淡淡的哀愁」之類的。連夜晚輪流講完鬼故事,德基下床如廁,也喃喃地說:「一股淡淡的尿意湧上……」。

 喝酒,離不了勸酒,多人記得周大可(奇)的勸酒高竿:後天下之喝而不喝。邱鬍子(榮源)當選區黨部常委,又潻了一個上「北方」的藉口。酒酣耳熱之際。邱常委也勸酒,「教主」鍾振昇問他是不是「黨」在下令,突然,全體肅靜,人人斜眼窺望隔桌的一位校內「政壇人士」和管學生活動的行政人員。他倆偏過頭,表情嚴肅地瞪著我們不放,顯然「黨」字太神聖,不容酒精褻瀆。害得教主真的是「苦酒滿杯」。

 邱鬍子顯然是本地生當中,國語進步最大的一位。剛進本班,他的「渾好」(很好)成了「渾多人」模倣戲弄的對象。風水輪流轉。如今台語掛帥,「邱林肯」應該回歸他的原腔了吧!

 歌聲、酒聲、麻將聲、聲聲入耳。多少人的麻將是在王黎明和馮月嫦家學的;多少人的舞是在北投阿傑子(黃永傑)家及汪國通家學的。

 舞會,哈!在洛杉磯守歲之夜,舞會引起「家變」的往事,被蒙古王子烏榮復提起來,大家頗有「白頭夫妻話當年」之慨。話說康老大(武吉)當班長辦舞會,不知那位仁兄自己有「外遇」也就罷了,竟載了一巴士的某女校「鶯鶯燕燕」登堂入室,鵲佔鳩巢,婆娑起舞,班上的女同胞則在昏暗的舞樂中,陸續失蹤。過後,至少有一學期,女生厲行「三不」政策,不接觸、不迴避、不……。老翁(秀琪)今天對女權之積極倡導,說不定是那時得來的靈感呢!

 雖說新聞系功課輕鬆,用功K書的還是大有人在,如正人君子吳禮邦、和連郊遊都沒路看招牌學英文的韓夫子(應寧)。最不用功的是呂夫子(理甡)。他每學期成績總平均九十幾,名列前茅。但是除了看武俠小說等什書外,從來沒有人見他談教科書談筆記,(他的筆記是供別人抄的)。若說他的 IQ 不逾兩百,智商測驗還可信嗎?

 宿舍中的寶,除了天真無邪、嘗用生薑生髮的陳幽默(鍚安)外,要數梁均了。他每天清晨「出恭」回房,帶回的報紙總是溼漉漉的。室友抱怨報紙老是沾滿了水。「那不係水啊!」梁均用廣東國語不耐煩地答覆。

 啊!往事只能回味,往日不能回歸。絲絲的回憶,甜甜蜜蜜。

 阿傑子的鼻聲,周奇的咳聲,阿賴(清芳)爽朗的笑聲,阿噴(潘兆康)大清早整理內務擾人清夢的臉盆聲,雲大植的「綠島小夜曲」……。

 小生鍾行憲水汪汪的眼晴,班頭老包(鄧昌智)的無奈表情,張麗華會傳染的微笑,老胡(宗駒)的俏皮話,李立德的萬丈豪情,山東老鄉葛立堂的餃,和他哼撒在醉夢溪的「情人的黃襯衫」,梁兄哥(均)賞識李明雯的模樣,潘老師出國歡送會上大家抱洋雞回來的鼓譟,「原版筆記大王」(應)小端在封面裡彫刻的:「信奉耶和華是智慧的開端」……。

 啊!甜酒滿杯。

 後記;台北洛杉磯兩次聚會,勾起了塵封多年的記憶。教主向葉大主任映紅聲明,分工合作,只負責追憶男生部分。(執筆:鍾振昇,1995年)

This is an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