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bit

瀏覽人次: 2069

大學部-第34屆(民國63年)系友

曠湘霞 謝瀛春 盧登爵 潘樹佳 葉旋 楊艾俐 黃曉敏 黃惠玲
陳春木 郭岱君 許惠芳 張尚一 張文芳 高澄 席泰生 徐偉初
徐恆淑 孫曼蘋 范玉如 邱文信 林守俊 周春風 周清月 吳嚴華
吳玲珠 吳駿 李師鄭 王淑美 王念慈 王長偉 尹萍 鍾厚民
謝瑞峰 臧國仁 羅維明 廖國銳 葉特生 潘思源 劉玉海 楊慶光
馮瑞賢 傅信芬 姬劍英 翁台生 林小雅 吳翔華 李仁山 李月華
李玲 宋蕙瓏 丘瑞懋 王興放 王亞香 黃思濃 陳嘉慧 高美碧
馬英 徐韻梅 李秀華 谷建華 何長發 于素華 李聯鳴 葉素芬
劉國武 杭達偉 邢桂麗 畢可明 黃仁虎 施本善 林應專  

This is an image

憶當年

 「聒噪、囂張」似乎是別人眼中卅四屆的特色,但於眾聲吵嚷、七嘴八舌的表象下,「一派純真、親如手足」大概才是我們的班風,大夥雖然二十年如一日,互相臭來臭去,但感情特別深厚,如果有一天忽然相敬如賓起來,恐怕第一個耳根子不習慣的是容忍我們多年的賴光臨老師了。

 台生、僑生在班上約各佔一半,開起講來南腔北調,話說某日漆敬堯老師上「新聞法規」大班課,分組後平日不易團圓的同學有幸共聚一堂,台下吵得使素有英國紳士風的漆老師也六神無主,勸阻無效之下,就隨手指著那天時運特差的宋蕙瓏要他離開教室,此兄是虔誠的主內兄弟,向來規矩不多言,逢此狀況不知如何應變,漆老氣頭上索性動手將其推之出去。此為本班公認的一大冤案,可能也是促使宋同學日後研究犯罪學有成之一大助力。

 本班女生與中文系合上體育課,動口勤於動手腳之風也令人側目,當時任教之快退休的男教師不善跳大會舞,就把諸女子送往另一女老師班上等待教授,沒想到於旁觀席中吵得該女老師火大,「再吵新聞系就不要參加全年級的大會舞了」,雖出於激勵的口氣,卻讓眾小女子不以為然,「我們不跳了!」「退出聯合國了!」就此一哄而散。

 某日上「自然科學概論」,第一堂課接近下課時,葉旋面無愧色姍姍而來,欲進教室,遭楊維楨老師發出名言:「電影院也有清場的時候。」拒其入內,葉同學遂席地坐於門前走廊上,第二堂課始入內。

 廣電組排短劇,杭達偉從家中帶一手榴彈紀念品充當道具,午飯時李玲仍把玩於手,與眾姐妹同去「大東園」進餐,飯罷忘了手榴彈,置於飯館桌上,引起該餐廳緊急疏散,老闆、客人飽受一場虛驚,警察還出面調查一番。

 某日上課之中,從醫護室傳來一重要紙條,原來謝瀛春借用潘思源之腳踏車,不慎於國關中心附近山路跌倒,摔掉了牙齒,不禁痛哭失聲,哀震醫護室,驚動數位同學趕往探視安慰,害得車主潘思源頗有「伯仁因我而落齒」之罪惡感。

 大四那年畢業考前夕,依人小鳥范玉如嫁給當時正在美念書的夫婿,為本班一椿盛事。全班興沖沖參加婚宴茶會,本系師長與男方清大方面出席甚多,當時清大校長徐賢修致詞,語含「政大新聞系女生有幸高攀清大」之意,眾家姐妹聞言頗不入耳,立時噓聲四起,某些人好不尷尬。席間男同學要求吻新娘,新郎推辭曰:「如貴班男生要吻新娘,女生須先吻新郎」,話語未落地,女同學已迅速排成一列縱隊矣。

 班上吵鬧得雖然雷聲大,幹起活兒來雨點也絲毫不小,上課該聽的重點誰也沒漏掉,並於課外多方面均衡發展:運動好手張尚一、廖國銳、吳駿、葉旋、臧國仁,足球、籃球手腳並重;女將王亞香、許蕙芳、馬英等跑、跳、球類皆不賴;葉旋的吉他,姬劍英的音樂素養,周清月的流利英文跟她的迷你裙一樣出色,翁蓋的名士風,李師鄭的書生酸,潘樹佳的「香豔」小說,李聯鳴的游擊經,李月華普渡眾生的完美筆記,林小雅最無邪的笑聲,李仁山歌王般的嗓音,徐韻梅、鍾厚民的攝影美技,吳玲珠深具節奏感的高跟鞋聲,高澄的知識淵博,謝瀛春的糾正呼聲,邱文信棋藝高強,施本善打乒乓球勤於上課,郭岱君生力特差的頭髮,尹萍的泠靜頭腦,李玲的熱心管事,王念慈的畢挺小西裝...,二十年後仍歷歷難忘,不過同學手足情深,至今只成就徐偉初、曠湘霞一對而已。(笑)(執筆:王淑美,1995年)

This is an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