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bit

瀏覽人次: 2374

大學部-第37屆(民國66年)系友

陳淑惠 張嘉政 胡遜 羅國祥 張素青 張振瑛 高重緒 邵漢
謝邦振 盧蕙馨 鄭桂平 楊博元 黃麗滿 陳麗卿 朱俊德 夏樂生
姚介珩 姜宏盛 林澄揚 邱憲榮 林達 吳涵碧 沈依婷 李秀芳
田麗美 艾毓雄 宋玉盛 李慧馨 杜靜敏 王德金 王錤 張又明
張正華 徐德順 高鴻飛 程正春 湛華生 覃文標 溫禾 馬燦州
段海偉 孫青 鄭金蘭 羅愫 王伊妮 任麗麗 吳至青 吳紹忠
姜遠珍 唐秀芬 盧發強 陳煥生 蘇茂才 方永德 呂枝彥 周永源
官炳炎 張仲堅 梅桂琦 陳秀珍 張大卿 魏芽 王杏宴 朱玉潔
張一德
(中島一德)
羅文輝            

This is an image

憶當年

 高鴻飛的婚禮上,我們班同學策略地利用一番,開了一次同學會。

 時間是今年三月五日晚上七點的台北凱悅大飯店。最後一個出閣的單身漢,號召力果然不同,吸引了二十多人,其中包括幾乎從未出現的宋玉盛與「小胖」張振瑛伉儷(目前身材苗條,該稱她小瘦了。)、遠從高雄趕來的羅國祥、林澄揚、從員林全家出席的快腿張嘉政、失蹤多時的王德金和「日僑」中島一德(張一德),真是班上同學難得一見的盛會。

 喜宴上,大夥暢飲之餘可沒閒著,趁著人多,為構想中的後年本班自新聞系畢業二十年,又正好是香港九七大限,大夥到香港開一場世紀同學會徵詢意見,得到全員同意,當場推舉籌備委員有謝邦振、沈依婷、黃麗滿、湛華生與杜靜敏,胡遜任不列名的義工,在座的當場被搜刮五百到二千元不等,做為聯絡公基金,由孫青保管記帳(老天保佑!)

 凡是對香港之行有興趣、有意見、有錢有力的同學,都可以和籌備委員中的任何一人聯絡。有天良未泯的也可以趕快把基金交給孫青。王德金在重慶開百貨公司,王伊妮在上海、陳淑惠在香港,當然,在地的「高佬」周永源、「麵包」盧發強、張仲堅等人逃不了地主大責,屆時四方八路人馬可以痛快大聚一場。

 老朋友見面免不了耍耍嘴皮子「損人」一番,照例是出席者堂而皇之地說沒出席者的壞話,配菜下酒,十分可口。精華彙整如下:

  • 徐德順在宿舍中老是用別人牙膏和衛生紙,讓同居者痛在心頭。他總是在半夜點蠟燭看武俠小說,最後居然勞動教官用刀片去刮桌面上的蠟淚。這位號稱看遍中國百分之九十五武俠小說的「徐胖」,當時還和張一德一起養一種可怕的肉蟲當養生補品。
  • 姜洪盛當年追上美麗的夫人,還得謝謝王德金安排的政大、輔大郊遊。當年總是跩得二五八萬的「董事長」,必聽古典、必讀名著,二十歲時還去買了一支金色的打火機,祝賀自己成年。
  • 張大卿每天裸睡,在床上練武功倒立(忘了問練功時穿不穿衣服?)號稱大學期間不交女朋友,誰知道一見白薇薇(與我們同屆的教育系美女)就心猿意馬,死瞞著同學猛追不捨。
  • 邱憲榮到處寫情歌追女生,還發生過一歌二送的糗事,總算沒惹出出版糾紛。
  • 本班女生「名字短、裙子也短」是有名的,大學聯考放榜報上出現了十幾個單名,如林達、孫青、溫禾、羅愫、唐美、王錤、魏芽等等,響亮的名字都有著漂亮的主人,常是校園中被注目的對象。

 交大電機系有一次邀本班校際交流,白天邀男生賽球,晚上請女同學舞會,班上男生覺得對方來者不善,雖然不見得要追同班女生,但也不喜歡別校的成群結黨來攻,便很認真地討論白天賽事,最後談定比賽足球、排球、和籃球。

 對方的康樂股長還似笑非笑地嘲弄我們:「你們班男生有幾個?賽這麼多樣。」可真瞧扁了文科學生。可惜碰上的是新聞系,我們香港來的男生足球踢得好,韓國來的排球殺得狠,說到籃球,本班又有一位寮國國家代表隊的國手,加上五、六名長人,有退役憲兵的,也有蒙古和新疆人,結果可想而知,交大的朋友一點也討不了好,還沒到當晚的舞會他們就精疲力盡了。

  • 目前任職母系的羅文輝教授,原是本班非常活躍的一份子,因服兵役而半途離校兩年,返校時成了我們的學弟,後來與三十九屆系友一同畢業,但班上的同學從沒把「羅教授」當「後期學弟」,羅教授也每次同學聚會必到。

 去年他的婚禮上也藉機開了一次同學會,還找回了久未聯絡的李慧馨,任教於台灣藝術學院的李慧馨上進心強,目前是新聞研究所博士班的高材生,不過她的論文生殺大權可得看「同學」羅教授手下留情了。

  • 「可樂」王德金復出江湖仍然不改聒噪本性,高鴻飛婚禮上,一下子批評張嘉政的「普通話別人聽不太懂!」(其實他說的別人更不懂!)一下子又宣稱百貨經驗豐富,可以從外表看出女生穿什麼內衣,還可以「買左邊送右邊」,還說林澄揚做代書,曾做過違規過戶生意(鬼扯!)他居然還記得本班當年女生的SGA ,頻問「溫禾、林達和羅愫呢?」

 本班最後一位單身漢的婚禮讓久違的同學自台灣南北趕來相聚,是同學婚禮少見的盛況,這份情挺難得,當新郎倌高鴻飛在婚禮上深情地面對新娘王圭(任職華視)高呼「對華視的作品我有信心!」時,其實他該加一句:「對三十七期的同學有信心!」才對。(執筆:孫青、王伊妮、張又明,1995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