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bit

瀏覽人次: 1193

沉潛過後,重新出發

 正當台灣在國際外交上頻頻遇阻, 朝野人士一致團結對外,發揮同舟共濟精神時,新聞系學生在政大校園內的活動卻沈寂下來,不少係有回想當年都認為,這多少受到系主任漆敬堯「不鼓勵」政策的影響。

 民國六十五年接掌系主任的漆敬堯,在學生眼中是個「學術為重」、「做學問的人」。現任台視新聞部採訪組的李四端(三十九屆)說,由於漆老師認為學生一天到晚辦活動,會耽誤唸書時間,因此「不鼓勵」學生辦活動,「那是戒嚴時期,」他笑稱。
 

停辦啦啦隊

 再沒有系主任推動,及年輕人自我意識日益膨脹下,一項最能表現新聞系精神的啦啦隊比賽,竟然在民國六十八年停辦。

 當時大一新生(四十三屆)認為辦啦啦隊要借鼓、花時間排練、挖空心思想花樣,太勞民傷財,而且同學也有選擇不辦活動的自由,因此,雖經學長姐幾次的苦勸挽救,每年為運動會平添不少熱鬧景象的拉拉,在四十三屆手上斷了。
 

活躍新聞現場

 此後,啦啦隊時辦時停,而有些活動「即使得獎也不敢大肆慶祝,」現任高雄民眾日報採訪主任陳申青說。那時他們還特別推出一本刊物「迴響」,討論系上人心渙散、生氣日衰的問題,希望能為「似乎已邁入老年的新聞館」帶來一點生氣。

 雖然係上參與課外活動的氣氛日漸淡薄,還是有一些學生揹著相機,活躍在各新聞現場。無意間為今天同學自費編刊物的攝影小組播下種子。

 例如民國六十七年,中美斷交的消息傳來,當國人拿著雞蛋、旗桿,到外交部或美國大使館前抗議美國背信忘義時,羅旭光、胡福財(四十二屆)全部都翹了課去拍照,用他們的相機記下了當時台灣人民的憤怒和失望。其中一張拍到計程車司機自焚的照片,還背報紙採用。

 雖然如此,那時系上的攝影風氣卻因為學生負擔不起昂貴的器材,以及攝影課程只有兩學分的緣故,並不興盛。

 大學時迷上新聞攝影卻沒錢買相機,只能跟同學借的胡福財(現任中國時報文化中心攝影召集人),和羅旭光(現任遠見雜誌攝影主編)在校外實習,受到攝影記者的排擠,氣憤之餘,決定不靠別人自己學習,在經費、場地有限的情況下,成立了攝影小組,從此帶動了系上的攝影風氣。

 幾年後,他們又回到學校來,和在政大任教的林少岩、郭立昕一起,不定期地在週末寂靜的午後,義務帶領一群年輕人,上課、拍照、出報 .... ,「傳承自己的經驗,」胡福財以略帶馬來西亞口音的腔調說。

 民國七十九年,「攝影小組」獲得陳香梅獎學金,延續了第一屆得主胡福財的榮耀,傳承的精神顯露無遺。

 雖被認為是個「做學問的人」,漆敬堯卻強調實務經驗勝過一切,他認為系主任生涯「沒什麼,很平淡」,然而一提起建教合作和擴建攝影棚,他掩不住幾許得意。
 

建教合作

 為了加強學生的實務經驗,漆敬堯不斷和傳播媒體溝通後,首開記錄推動了系上與聯合報、華視、聯廣建教合作的計畫,使有心從事傳播工作的同學。提早接觸了真實的工作環境。

 當年在漆敬堯的遊說下,才參加建教計畫的黃素娟(四十一屆),現任聯合報經濟組召集人),實習結束後,因表現優異而獲聯合報留用,從此就沒離開過這個工作崗位。

 民國七十年攝影棚從舊系館「鴿籠」般大小的三樓,搬到一樓約一百五十坪大小的禮堂。這座耗資一千萬元的攝影棚,是當時東南亞最具規模的教學攝影棚,曾引起不少傳播公司的覬覦,紛紛企圖以「建教」之名借用。

 在此之前,政大新聞系畢業的學生,大都是向文字媒體發展,自新的攝影棚由當時校長歐陽勛親手按鈕使用後,再加上電視台在民國七十年後公開招考記者,往電視界發展的人就慢慢多了起來。

 早期參加電視工作的有李聖文、盧治楚、周嘉川、張忠倫、楊楚光、周平、楊文華等人,最近幾年則有李四端(三十九屆)、佟孝瀛(四十一屆)、陳藹玲、奚聖林(四十三屆)、童中白(四十四屆)、 陳慧梅 、徐秋華、何丹曦(四十五屆)、張雅琴、黃晴雯、劉玉嘉、劉蕙苓、鄭曉華(四十六屆)、方念華、張菁菁(四十八屆)、陳若華(四十九屆)等,開始在電視幕前幕後冒出頭來。

 四十六屆是目前在電視上露臉最多的一屆,任中視晚間新聞主播的黃晴雯回憶:「那時我唸廣電組,身上揹著攝影機,走在路上都有風。」

 黃晴雯也是目前文字記者裡,少數會開攝影機的女生,常被同學誇說有攝影概念,她認為這完全要歸功於在校時的訓練。

 七十年代後,台灣無論是在政治或經濟方面,都顯的生氣勃勃,《天下》、《遠見》、《錢》、《新新聞》等雜誌陸續創刊,其中又以得到麥格賽賽獎的《天下》和政大新聞系所的淵源最深。

 民國七十年,在世人好奇台灣經濟奇蹟如何創造出來,而國內又缺乏專業財經報導的時代背景下,高希均、殷允芃和王力行帶領著一群政大新聞系畢業的菁英:徐梅屏(三十三屆)、周玉蔻、溫曼英等人,創辦了國內第一份財經專業雜誌《天下》;沒多久,《天下》就以公正客觀的報導方式和企業化的報導方式和企業化的經營管理,引領雜誌界風騷。

 天下雜誌發行人兼總編輯殷允芃,在一次應邀到新聞系演講時曾說,受過新聞專業訓練的人,對新聞工作較認真、熱誠,也更瞭解新聞工作者的社會責任;《天下》能有今天一些成績,「可說主要是靠政大新聞系老師、學生,以及傳統精神而來的。」(《天下》編輯部曾有好長一段時間,九成以上均是本系所學友)。

 周玉蔻在《天下》剛創刊時所寫的封面故事「係屬財經首長背景」,由於報導深入,至今仍被津津樂道。創刊第二年加入陣容的楊艾俐(三十四屆,現任天下雜誌駐美特派員),在民國七十八年初版的《孫運璿傳》,更以十五萬冊的銷售數字,打破了國內出版界的紀錄,並且贏得民國七十九 年的「國家文藝獎」。

 由於《天下》堅持公平、客觀的報導,要求記者專業素養、肩負社會責任,使得《天下》成為「少數能看到政大新聞系理想的地方,」曾在《天下》待過五年的刁明芳認真的說。
 

籌建新館

 民國七十年,賴光臨接下了系主任的棒子,他鼓勵學生多參與活動、加強中英文報刊實務;加強師資與課程的安排、延攬更多獲得博士學位的師資加入陣容;籌劃廣告、廣電系,更一手推動新館的籌建工作,新聞系漸漸回復了往日活躍校園的生氣。

 此時,使用了二十多年的新聞館也顯得老舊不堪,不僅油漆剝落,牆壁龜裂、設備空間也愈來愈不敷使用,賴光臨便興起了興建新館的念頭。

 雖然得到校長歐陽勛的支持,卻沒有獲得教育部的經費,於是,賴光臨便請人把破舊的地方拍照存檔,連同創館計畫一起成到教育部,「讓他們知道卻實有需要重建新聞館,」談起這件事,在新聞系執教,從黑髮做到華髮的賴光臨不禁莞爾。(執筆:李亞梅,新聞系第50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