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大學新聞學系

瀏覽人次: 4815

徐佳士:新觀念的創造者

※本文引自《提燈照路的人:政大新聞系75年典範人物》(2010年)

 【楊倩蓉撰稿】「我永遠都不會忘記政大教育,它對我的影響就是自由主義的新聞教育。」

 他是一個最純粹的政大人,政治大學新聞系畢業後,學以致用,投入二十年的新聞實務工作;四十六歲時接掌政大新聞系主任,後半生致力於新聞教育與傳播新觀念。

This is an image 他也是一個終身奉行新聞自由主義者,即使在民族氣節高漲的戰亂年代,他仍堅守學校教育予他的新聞自由觀念,愛國但更重視新聞專業精神,跑新聞不求名但求有報導真相的自由。

 這是徐佳士老師,早年他是一代報人陸鏗手下最得意的採訪大將之一,中年以後是雲門舞集創辦人林懷民最景仰的師長,更是一群政大頑皮學生口中暱稱「頑皮豹」的親切長者。

 
早就聽聞徐佳士老師在政大教書時,有一群他的頑皮學生見老師身材瘦長,講課時總是右腳搭在左腳邊,手撫著下巴皺眉思考,神似卡通人物頑皮豹,因而幫老師取了一個「頑皮豹」的暱稱。果然,在徐老師的書房一角,擺放著一個繪有頑皮豹人物的相框,背後署名贈送的政大老師有鍾蔚文、金溥聰與彭家發,幽默地題著:「勿忘經常攬鏡」。

 今年已經八十八歲,精神依然豐鑠的徐老師笑咪咪地拿起頑皮豹相框輕撫,仔細一瞧,徐老師的幽默也不比學生少,相框中的頑皮豹習慣一手插腰而立,徐老師特地找了一張早年擔任政大新聞系主任時的留影,瘦長的身材,也是一手插在口袋的相片,與頑皮豹的身影並列在一起。


政大教育啟蒙新聞自由觀念

 2009年,由星雲大師創辦的「2009第一屆星雲真善美新聞貢獻獎」,特別在11月1日將「新聞教育貢獻獎」這個重要獎項頒給徐佳士老師,讚揚徐老師對新聞教育的終身貢獻。

 這位傳播學界重量級學者,多年來作育新聞界許多優秀人才;曾經受教於徐老師的政大新聞系教授汪琪說:「徐老師是很有遠見的人,因為他非常了解媒體特色,所以作了很多改變,政大新聞教育的創新就是從徐老師開始的。」

 政大傳播學院副院長林元輝說:「徐老師帶領的學術風氣對日後的新聞發展有很大的影響。」其實,早年的經歷,從新聞系學生、新聞記者,到後來留學美國攻讀新聞學碩士,實務經驗加上深厚的學術根基,讓徐老師屢屢在傳播領域提出創新的想法與做法。

This is an image 成長於內憂外患的戰亂年代,年少時的徐老師也曾經是熱血的愛國青年,十五、六歲就在學校寫壁報發表抗日救國文章,大二時因為覺得國家快要亡國了,乾脆投筆從戎,到昆明的炮兵營擔任美軍的翻譯官,「結果當兵不到半年,日本投降了,」徐老師遺憾地說:「我本來是雄心萬丈要跟日本鬼子打仗的。」

 仗打不成,一群熱血青年趕緊從昆明返回南京中央政校繼續學業,正好趕上一代新聞宗師馬星野先生主持政校新聞教育,成績斐然的時期。當時政校與燕京、復旦三校新聞系同時享譽全國,自美國密蘇里大學新聞學院學成歸國的馬星野,在政校教授「新聞學概論」,特地將美國新聞自由的觀念引進國內,更重視實務操作。徐老師回憶說:「我們學校是實務強,馬老師對我們的要求就是寫作寫作寫作,採訪採訪採訪。」

 雖然是黨校,但是徐老師表示,民國三十六年政校改制為國立政治大學後,忠黨愛國的調性就降低了,政治立場變得不重要,老師也不會要求學生要忠黨愛國,反而朝自由主義的學術氣氛邁進,這種變化對學生的影響極大,特別是自由主義的新聞教育啟蒙了許多新聞系學生,在當時民族氣節高漲之下,這些學生畢業之後進入新聞界工作,雖然愛國卻堅持秉持著新聞自由的觀念,挖掘真相報導,徐佳士正是其中之一。

 受到新聞自由薰陶的政大師生,可以從當時發生的一件大事看出。民國三十六年,徐佳士尚就讀大四,因為負責學生實習報《南泉新聞》自營自銷,獲地方上好評,兼以學業優異,被當時兼任《中央日報》社長馬星野派駐到南京的《中央日報》實習。

 當時南京《中央日報》雖然是黨報,但是在馬星野社長主持下,極重視新聞自由的信念,讓《中央日報》採訪組成為當時首都南京的新聞中心,不僅國內各大媒體都把《中央日報》採訪組列為每日必須走動地方,就連國外媒體也都要參照《中央日報》的相關政經新聞才會發稿。

 而一代報人陸鏗在《陸鏗回憶與懺悔錄》一書中提到早年任職於南京《中央日報》副總編輯兼採訪主任,底下一群年輕人包括他自己全都是馬星野學生,跑起新聞來完全沒有禁忌,因為在新聞上馬星野完全讓學生自由發揮。

 時任採訪主任的陸鏗手下有三名大將,分別是徐佳士、漆敬堯與龔選舞。陸鏗覺得徐佳士的文筆不錯,常派給他特別任務,大學尚未畢業就被派到東北擔任特派員,跟將軍們平起平坐,報導東北戰事新聞。

 東北淪陷後,徐佳士搭最後一班飛機逃回南京,繼續為報館採訪國民大會新聞,陸鏗只給一個採訪原則:「如實報導」。結果,徐佳士也不負所望,有一次在國民大會採訪到一則爭議性新聞,徐佳士寫了一篇報導,內容指出東北國代在國民大會大罵當時的行政院長陳誠在東北敗北,因而提出「殺陳誠以謝國人」。

This is an image 當時陸鏗看了徐佳士的報導問:「是不是真有這件事?」

 徐佳士答:「我哪會寫假新聞?」

 陸鏗就說:「那就發,出了事我負責。」

 結果,第二天一刊登果然出了事。

 徐老師說:「現在記者寫報導都喜歡署名,當時我們寫新聞是不屬名的,也不要求,只求文章能刊登出來就
好。」這篇稿子登出後,黨高層立刻打電話到報館追究是誰寫的稿子。

 馬星野把陸鏗找去問:「這個新聞是誰寫的?」


 陸鏗說:「馬老師你別管,是我手下寫的。」

 馬星野說:「我會挨上面的人罵喔!」

 陸鏗又說:「那你就說是我陸大聲(陸鏗的別號)寫的。」


 結果,馬星野也不繼續追究是哪個記者寫的。即使這件事情引發軒然大波,讓馬星野受到高層極大壓力,他也未曾處罰過任何一個人;過了一段時間,馬星野終於知道新聞是徐佳士寫的,在私下場合裡對徐佳士說:「佳士,你是我的學生,你做得好。」

 回憶早年這一段差點引起大亂子的插曲,徐老師認為作為記者能夠義無反顧的報導真相,一方面是報館長官們願意抵抗各種壓力,讓記者寫文章比較自由;另一方面,他也歸功於政大的新聞教育。「當時我們雖然愛國,但是學校教育要我們客觀,所以我們出來做事完全就是秉持著學校給的導引。」徐老師說。

 談到這裡,徐老師說,當年綽號「陸大聲」的陸鏗,一方面給予記者報導真相的自由,但是對記者的訓練卻是非常嚴格的,只要文章寫得不好,立刻往地上一丟大聲說:「甚麼東西!」所以記者們對自己寫的報導都非常小心翼翼,徐老師笑咪咪地說:「當年我被陸鏗丟稿子的次數比漆敬堯少一點。」


領導政大新聞系,改變台灣新聞教育

 如果說政大教育啟蒙了徐老師對新聞自由的觀念,美國明尼蘇達大學及史丹福大學在課程上的彈性與對學生的尊重,則啟發了徐老師日後接掌政大新聞系主任,對新聞教育與實務課程有新的規劃。

 中央日報遷台後,徐老師在政府開放私人留學的第二年,暫離報社赴美求學,在明尼蘇達大學攻讀大眾傳播系,期間因獲得史丹福大學獎學金前往進修一年,在這段期間遇到影響他極深,素有「傳播學研究之父」的著名學者Wilbur Schramm。

 談起這位名師,徐老師至今仍心嚮往之:「Wilbur上課用語非常典雅,我們外國學生很難懂得真正優雅的英文,但是我們可以去看他寫的書,文章真是優美。」他尤其推崇Wilbur的兩本著作Mass communications 與The process and effects of mass communication,因為念英國文學出身的Wilbur善用文學的想像力將其他領域諸如心理學、社會學及人類學的研究成果,放在大眾傳播的框架上,為傳播學開啟另一扇窗。

 三年留美進修讓徐老師對新聞教育有更深刻了解,影響所及,首先,他在返國擔任《中央日報》副總編輯時,在師長馬星野的邀約下,寫出了台灣本土第一本大眾傳播專書《大眾傳播理論》,打破硬梆梆的學術論述方式,代之以淺顯易懂的白話文與流暢的文學表現手法,引領大眾進入傳播領域殿堂,也成為數十年來傳播科系師生必讀的書籍。
 
 這本《大眾傳播理論》的影響力究竟有多深呢?

 政大傳播學院院長鍾蔚文說:「我不是政大新聞系的學生,但是我之所以會念傳播就是因為讀了這本《大眾傳播理論》的書,我才發現,原來社會科學可以這麼浪漫美麗,學問可以這麼有趣,而徐老師對文獻又是那麼瞭若指掌。」鍾院長表示,後來他在教書時都會對學生說,一本書感不感動你,就值不值得你去讀。在他看來:「至今,《大眾傳播理論》仍然是傳播領域入門最好的一本書。」


 民國四十四年政大在台剛復校,年僅三十四歲的徐佳士受聘在新聞研究所講授「比較新聞學」課程;四十六歲時,徐老師接任政大新聞系主任一職,台灣傳播教育因此在徐老師的改革創新下,有了重大的突破與貢獻。

This is an image 當時,外界很多人都想做政大新聞系主任,但是歷屆系主任外務太多,難免影響到對系務的兼顧。政大校長劉季洪有意將新聞系辦好,誠心誠意邀請當時尚在中央日報擔任副總編輯的徐佳士擔任新聞系主任,同時對他說:「徐老師,你的外務太多了,我希望你專心一意來當系主任。」徐佳士非常贊同校長的看法,立刻辭去副總編輯職位,從此專心一志去辦新聞教育。

 新聞系主任八年,他為政大新聞教育所引進的新觀念與新作法,前教育部長鄭瑞城便如此形容徐老師:「一個新觀念的創造者。」新聞系教授潘家慶也說:「徐佳士老師讓政大新聞系,走出傳統,逐漸與世界接軌。」

 至今,他在新聞系務與課程規畫的創新仍令人津津樂道。

 在新聞系課程規劃上,徐老師增設大二國文,命名為「現代文選」。


 「我覺得新聞工作基本上就是語文要強,我們給得還不夠。」徐老師說。身為一代報人陸鏗手下採訪大將之一,當時陸鏗對採訪記者的要求不僅跑新聞時要衝勁十足,文筆流暢也是重要的要求。但是政大新聞系已經有新聞採訪寫作課程,不能再開類似課程,於是,徐佳士另開一門課程「現代文選」,增加學生的閱讀,雖然放在通識課程上,卻是新聞系學生必修的課目。由於授課內容多元精彩,曾經教授「現代文選」的潘家慶就表示,很多畢業學生回顧大學四年,「現代文選」幾乎是他們最難忘的課程。

 另一方面,徐老師將實務課程改小班制,拉近師生比例。

 「一個老師要教太多的學生是不對的。」徐老師說,所以只要是實務課程他一律分組成小班制,學生規定在二十人以內,讓老師與學生比例接近。

 影響至為深遠的是,自民國五十八年開始,實施五選一「集中選修制」,奠定日後政大副修、雙主修的體制。

 談到這項重大貢獻,徐老師嚴肅地說:「我希望培養專家記者,而不是記者。」他指出,新聞領域太廣,記者必須要有自己專門鑽研的領域,將來求職也會比容易,因為學有專長。此外,國外大學都設有副修制度,但是台灣教育制度裡沒有副修這個名字,他就用「集中選修」方式,規定新聞系學生在本科系外,任選一系二十學分的課程,以培養專業。

 「當時推動起來不是很容易,很多科系是關門主義,以為我們要來搶他們的飯碗,我就去拜託他們,強調將來新聞系學生畢業也可以為別的領域做事情。」徐老師的誠意打動了大家,包括政治、經濟、國際關係、企管、社會及法律等學科都可以由新聞系學生選修。


 事實證明,集中選修制度實行後,很多報社都會主動邀請曾經副修外交、經濟與國關等學門的新聞系學生去跑專業路線,也為其他新聞科系學校做了最佳的示範。

 深受其益的政大新聞系副教授張寶芳說:「當年徐老師創新新聞系課程,讓我得以主修新聞系之外,輔修外院的企管系,接觸到電腦課程,對於我後來跨領域學工程很有幫助。」

 而在系務上,徐老師更是全力拓展學生視野,增加學生對實務工作的認識。

 首先,開放新聞系圖書室。民國五十六年,剛接任系主任的徐老師最驚奇的一件事,新聞系圖書室的書櫃竟然是鎖起來不讓學生直接翻閱,要借書還得先登記才能拿到閱覽室閱讀,如果要借出又得另外辦手續,「有一段時間竟然還暫時關閉,因為怕學生遺失書籍。」談到這裡,徐老師提高音調說:「書就是為學生存在的啊。」

 回憶留美時期,美國大學生到圖書館都是自由借閱,徐老師決定採美國方式開放系圖書室,書籍一律開放在架上供學生取閱,想要借出再辦登記手續。更重要的是,以前國外新書都是由館長代訂,或是透過申請,但是徐老師覺得新書上架太慢,乾脆直接跟當時代理國外書籍的秀鶴行聯繫,只要新書進來馬上開單子給他,徐老師自己去買,買回來完成登記後立刻就上架,系圖書館收藏日益豐碩,成為亞洲首屈一指的專業圖書館。

 政大新聞系教授翁秀琪回憶剛進新聞系時,圖書館是不開架的,借書還必須請管理員去拿,讓大家很困擾;徐老師上任後立刻採開架式,讓大家受益良多。

 一方面,徐老師也開始聘請許多在實務界真正有經驗的教師來政大授課。徐老師說,以前也有很多實務界人士來教書,但是多半公關性質居多,主要拉攏業界關係卻不見得在教學上適任。徐老師篩選的方式是真正有專業能力且對教育有理念的實務界教師,包括《天下雜誌》創辦人殷允芃、雲門舞集創辦人林懷民,以及歐陽醇與余夢燕等資深新聞工作者。

 政大新聞系副教授孫曼蘋回憶當年在政大新聞系求學,實務界教師林懷民與殷允芃的課程都讓學生受益良多;「林懷民老師當時才大我們七歲,教我們新聞寫作採訪,每次都是T恤、涼鞋與牛仔褲打扮。」至於殷允芃老師的課,孫曼蘋說,殷允芃每次上課談到過去採訪經歷都會兩眼發光,正因為她的嚴苛要求,所以後來她才可以進政大教書。

 值得一提的是,民國六十二年,徐老師將新聞系實習報《學生新聞》改組為社區報紙《柵美報導》,報導木柵景美地方新聞,讓學生實習觸角伸得更遠,更成為台灣第一份行政院新聞局登記有案的社區報,對日後台灣各縣市社區報的催生有極大影響。


 《柵美報導》發行之初,很多人以為會虧錢,事實上卻還賺了點錢,廣告與銷路都不錯,徐老師歸功於協助辦報的講師。

 「當時大家都覺得政治大學應該以全國為對象辦報而不是地方報,我是小氣鬼,只辦地方報紙。」徐老師自嘲說。事實上,早年徐老師尚是政大新聞系學生時,就將當時自營自銷的學生實習報《南泉新聞》辦得有聲有色,因此引起馬星野老師的注意,早年的經驗讓徐老師認為,辦地方報對學生而言比較務實,無論是跑新聞或是推廣報紙都是大學生能力所及的事。孫曼蘋也指出:「學生受到影響,畢業後回家鄉投入地方報紙的創辦,就是徐老師開始的。」

 除了在學術與系務上令人津津樂道外,徐老師至今不減的翩翩丰采也令大家記憶猶深,成為林元輝教授口中的「老帥哥」。翁秀琪教授說:「徐老師身材高大,當年常在政大校園看到徐老師開著二手的摩里斯汽車,大家都覺得他很酷。」翁秀琪回憶有時候到徐老師家討論論文:「一進客廳就印象深刻,徐老師用原木與空心磚作成書架,家裡的陳設非常有創意也很有品味;我至今仍然認為,不會生活的人是寫不出好東西來的,徐老師的文筆優美由此可知。」

一個終身奉行新聞自由的學者

 雖然,徐老師自嘲年紀大了,對現在媒體環境不太了解,但是在學生們的眼中其實是一位「與時俱進,不斷學習」的長者。

 林懷民曾經說過:「每當我對現實失望、灰心時,就會想起世上還有個徐老師。」政大傳播學院院長鍾蔚文說:「我也跟林懷民一樣,心中會想到世上還有個徐老師,尤其是徐老師作人處事的原則總是在繞指柔的春風中展現,他的溫柔的堅持是我們的典範。」

 星雲真善美貢獻獎頒獎結束後,政大新聞系系主任蘇蘅立刻接到徐佳士老師的電話,表示要將所得獎金一百萬元,全數捐給新聞系,徐老師還特別自掏腰包十五萬補足扣稅後的八十五萬獎金,讓她感動良久。

 大半生致力於新聞傳播與教育外,面對當前媒體環境日益複雜多變,熱愛藝術的徐老師指著客廳牆上懸掛一幅以蒙娜麗莎畫作為範本,再透過創意重新改繪成新面目的這幅藝術作品,意有所指地說:「有基本的藝術能力就能創造出新的東西;假使一個人基本的藝術能力都沒有的話,如何創造出新的蒙娜麗莎?」

 受政大新聞教育啟蒙並投入新聞實務工作二十年,徐老師說:「媒體時時都在改變,大學新聞教育就是要將基本的新聞觀念與知能打好基礎,將來才能適應各種媒體環境。」

 「我永遠都不會忘記政大教育」徐佳士老師說:「它對我的影響就是自由主義的新聞教育。」他指出,當年,從美國密蘇里大學新聞學院畢業返國的馬星野,將密大新聞學院對新聞自由的重視與紮實的實務訓練全套都搬到政大來,從而形成新的新聞教育目標:「提倡新聞自由、言論公正、有創意。」

 政大在台復校後,新聞系主任包括董顯光與謝然之都是明尼蘇達與密蘇里人,加上自己早年師承馬星野,徐老師認為雖然自己受美國教育影響也頗大,「但是其他老師包括王石番、潘家慶等人都在美國拿了高級學位,我們不完全是留美路線,而是把我們對政大教育的理想都融合在這裡,變成一個政大系統了。」徐老師說。

 在政大新聞教育的春風化雨下,這些學生畢業後進入媒體界,從名記者、名導播到名演員,徐老師指出,政大畢業的學生就占了很重的份量,更別提背後默默無名的傳播界人士。

 「從外面來看,多少重要人物是從木柵這個小小地方出來的,真了不起喔!」徐佳士老師開懷地笑著:「這應該是我們學校要感到高興的事。」
 

This is an image【小檔案】徐佳士

  • 美國明尼蘇達大學大眾傳播系
  • 史丹福大學傳播系碩士
  • 政治大學新聞系大學部第13屆
  • 南京《中央日報》記者
  • 駐東北特派員、副總編輯
  • 政治大學教授兼文理學院院長
  • 考試院考試委員
  • 中華民國新聞評議委員會委員
  • 行政院文建會委員及影劇傳播委員會委員兼召集人
  • 國家文藝基金會董事雲門舞集文教基金會董事
  • 相關新聞:1. 2009.12.10。新聞系三代同堂 向頑皮豹大師徐佳士致敬。政治大學校園新聞。2. 2009.12.15 面對困難怎麼辦 徐佳士:聽老師的。聯合報
  • 2015年12月22日辭世。